首页 誓不做玩物 下章
郎淘淘番外(全书终)
 那还是郎淘淘小盆友刚会说话时候的事,他老爸郎骁出差一走三四个月,等他回来的时候,郎淘淘只知道自己有个爸,只懂得对着电话话筒喊:爸爸爸爸。

 对爸爸这个形象,已经模糊的差不多了。爸爸不是茶几上的那个白色的,有很多按钮,有一绕圈圈的线,有个话筒的东西么?”

 郎骁一回来,先是拿出给郎淘淘买的一堆玩具和零食,郎淘淘乐的‮奋兴‬了一天,有手指沾了口水在所有的玩具上都划拉了一遍,表示,这是我的了!

 还玩骑马打仗,爸爸当马,妈妈当敌人,搂着冲锋,好不过瘾!到了晚上,郎淘淘早早就困了。趴在妈妈怀里打瞌睡,只不过,那个爸爸怎么还不走?还在跟妈妈说话。

 “爸爸,”郎淘淘小盆友组织了一下语言,撑开已经几乎闭上的眼皮子,准备扞卫自己的权利,说“你怎么还不回你家?这是我跟妈妈的家,你该走了,去找你妈妈。我要跟妈妈去睡觉了。”郎骁郁闷了。

 郎淘淘小盆友是个很乖的小盆友。他的幼儿园阿姨说的。只不过,阿姨对接郎淘淘的爷爷说这话的时候,那个表情,跟古代被屈打成招的民女一样。

 当然“屈打成招”和“民女”是啥意思,还没三岁的郎淘淘还不懂。这两个词是郎淘淘的爷爷打电话数落他爸爸的时候说的。

 郎淘淘是搞不明白他爷爷和他爸爸有什么不合的地方,可是郎淘淘知道每次他爸带他去爷爷家玩,爷爷的脸都是黑的。

 他听爸爸说,爸爸是在冲爷爷炫耀他们父子的感情好。可是,郎淘淘纳闷,爸爸和儿子的感情不该是好的吗?

 到了晚上,郎淘淘开始哭闹了,他要妈妈,要爸爸,不要黑脸爷爷,也不要那个阿姨黑脸爷爷他吃青菜还有臭臭的茼蒿,阿姨不会讲睡前故事爸爸就不会他吃茼蒿,妈妈会抱着他到他睡着了才离开。

 连外公外婆都比爷爷好!郎淘淘开始闹腾,黑脸爷爷就开始一本正经的讲道理,什么爸爸得了什么膜什么炎,要去国外治病,妈妈要去照顾爸爸,顶多两个月就回来了。

 郎淘淘必须乖点,才能让爸爸妈妈放心。

 “我不要他们放心,我要他们回来…啊!呜…”郎淘淘开始地打滚。抹眼泪的时候偷眼一瞧,黑脸爷爷的脸好像更黑了郎淘淘的身材有必要说一说,那纯粹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球!阿姨试图把他抱起来,没成功。

 滚着滚着,他就滚进了底下,于是,被低矮的小给…卡住了阿姨好容易把他从底下解救出来,郎淘淘的小肚子也被板给磨破了一层皮。

 黑脸爷爷赶紧拿来了碘酒给他涂,却搞的他更疼了!打滚有危险,再试需谨慎!郎淘淘换了个办法,开始嚎哭他哭了没一会儿,院子里的那只狼青犬也开始嚎起来了。

 郎淘淘高,它就低,郎淘淘低,它就高…此起彼伏,好不热闹。阿姨说:“再哭!就把狼招来了!把你叼走!”

 郎淘淘止住了哭,认真的对阿姨说:“我们幼儿园阿姨都说过,不准用大灰狼吓唬小孩!”阿姨抱住他“你不哭了,明天给你买玩具!”

 “妈妈说了,用玩具哄小孩的,是拐小孩的坏人!”郎淘淘义正词严!“明天去游乐场!”黑脸爷爷说。

 郎淘淘认真的想了想,点了点头。爸爸妈妈很久不带他去游乐场了。又追加了条件“阿姨要给我讲故事,等我睡着了才能走。”

 第二天郎淘淘没去成游乐场,因为早餐的时候,黑脸爷爷一定要他吃那菠菜。

 郎淘淘看看餐桌很高,不会卡住,又开始发动“滚地大法”!郎老爷子的血大概当场就飙升了!

 郎骁小时候虽然也不大听话,青春期是更是叛逆,可是好歹,郎骁小时候可不会因为这么丁点小事就撒泼!像吃青菜这事儿,郎骁虽然也不喜欢,可皱着眉头总会吃下去一点的。

 可这个孩子呢,准是长期挑食,才胖成这个样子!郎老爷子袖子,趁郎骁去国外手术的这两个月,他得好好管管这个孩子!

 这两个月,郎淘淘的“滚地大法”和“魔音穿耳”愈加纯,功力上涨了不止一个层次…院里的狼青犬也一见到他就像见到同类一样亲热。

 等郎骁和桃回来的时候,郎淘淘瘦了四斤半。不吃饭,再加上运动(滚地大法),见到他俩,哇的哭着就扑上去了!

 郎骁两口急着回来见儿子,晚饭也没顾上吃,张千千赶紧张罗保姆做了简单的几个菜。

 郎淘淘也跟着爬上餐桌凑热闹,跟着吃几口菜。郎老爷子觉得人家一家团圆,他在这里呆着没趣的,出去了。

 去院里喂过狼青犬,晃悠悠的回来,往餐厅的窗户里瞟了一眼,就看见郎骁夹了一筷子的青菜放进郎淘淘眼前的碗里。

 郎老爷子冷笑一声,等着看热闹。郎淘淘果然撅起嘴来,十分不情愿。

 郎骁却夹起一筷子青菜,夸张的啊呜一声填进嘴里,夸张的嚼了嚼。桃就更夸张的赞了一句“爸爸真!”

 在郎骁的脸颊上亲了一口。郎淘淘低下头,把青菜进嘴里,嚼着滑下椅子,跑到桃身边,侧着脸,讨亲。桃夸一句“淘淘更!”在郎淘淘左脸蛋和右脸蛋上各亲了一口。

 郎骁也把郎淘淘抱起来,用胡渣扎郎淘淘的小脸。郎淘淘笑了半天,等不笑了,桃趁机又进去一口胡萝卜。

 就这么着,餐桌上的青菜都见了盘底。郎老爷子,背手,望天,长叹那麻三口走了,郎老爷子和张千千上睡觉。

 张千千说:“以前我觉得没孩子遗憾的,可见了这魔星,我觉得没孩子也幸运的。”

 郎淘淘以实际行动,灭掉了个有个比他小的叔叔或姑姑的可能

 郎淘淘的小名叫淘淘,大名叫郎。外号嘛…以他称霸幼儿园的形势,至今还没人敢给他起外号。

 从他有了个小表妹,这种日子就结束了。小表妹比他小三岁,叫柳鸾,小名晴晴。

 郎淘淘五岁的时候,晴晴说话已经很利索了。大人们在一边吃饭,郎淘淘几口饭闷进嘴里,就开始逗学步车里的晴晴。

 晴晴早不用学步车了,桃蕊只是出门的时候,把她放进去,防跑防摔。小表妹很漂亮,眼睛大大的,皮肤白白的,郎淘淘喜欢的很。

 “叫哥哥!叫我哥哥,以后谁都不敢欺负你!”郎淘淘非常霸气的说。晴晴对着他,吐了一个泡泡。柳梦生抱起来晴晴,逗这两个孩子玩儿“妹妹还小,还不会喊哥哥。”

 晴晴确实比同龄孩子说话稍微晚点,现在叫的清楚的就是爸爸和妈妈,连爷爷还喊成“耶耶和那那”呢。

 “来,试试看,叫‘哥哥’!”柳梦生抱着,逗了好几句。晴晴转着眼珠子,瞧了半天郎淘淘,最后来了俩字,非常清晰,非常缓慢的两个字:“胖…球!”屋皆静。

 郎淘淘的脸憋成了红色。郎骁放下筷子,把晴晴从柳梦生手里抱过来,放桃蕊怀里,拎着柳梦生的领带就出去了!

 “你们两口子肯定背地里没少叫淘淘‘胖球’!连孩子都学会了!”屋里晴晴感觉到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感到非常光荣,于是“胖球、胖球”的叫个不停,还十分响亮!

 桃蕊抱着女儿笑出了眼泪。郎淘淘哭了屋外传来柳梦生的哭喊“反天了啊!妹夫打姐夫了啊…”从此郎淘淘对于“妹妹”这个名词产生了恐惧,并且“胖球”这个外号跟了他十年。

 (全书终)  m.YomUxS.coM
上章 誓不做玩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