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誓不做玩物 下章
第171章至第174章
 第171章

 “朵朵,”郎骁想了半天,才把这句话组织出来。

 “不管我们俩的开始有多不堪,对我来说,你是区别于其他女人的,对我来说,很特殊的女人。”

 桃愣住,半天,小声的问出一句“是吗?”郎骁把她拉进怀里“嗯,我可能会欺负你,但是不会让别人欺负你。”

 “…”桃简直无语,这话,怎么听起来像是中小学生才会说出来的话?十几岁小男生欺负自己暗恋的女孩?不就是这种心思?

 她正想说,却被郎骁扳着下巴亲下来“所以,”郎骁边亲变说“你得学着,对着我的时候,保护自己。

 对外人,你放心,有我呢。比如时候,刚才,你就不该对着我衣服,我得多可知才能不倒你?我们刚刚才知道,宫外孕的一个原因是不卫生的爱,我们一没洗澡,二没准备‮孕避‬套的…”

 狼爪扯高了桃的裙子,她的股和‮腿大‬。

 “唔…你,你现在就没克制…?”“嗯,就当我刚回来,向你了,先放纵一次吧,明天再开始执行这个计划。”抱着她往卧室走。

 “不行!”桃紧张起来“我不知道你今天回来,我,我没有带‮孕避‬药…”“啧…”郎骁放开她一点,不带这么一天两次,他刚热起来,再泼凉水的。

 桃已经感觉到,那东西顶着她的股,磨磨蹭蹭的“那,我用手帮你…”他一个多月,就为了用一用她的手?“用嘴。”讲价。桃‮头摇‬,很坚决。郎骁拿起来‮机手‬“钟刚,十分钟之内,买一盒保险套和一盒‮孕避‬药,放在我家浴室门口。

 十分钟内做到的话,本月奖金加倍,十分钟后,本月没奖金。桃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两句骂娘的话。顿时就脸红了。

 郎骁把她拉到浴室“先洗澡吧。搞好了卫生做准备。”花洒打开,把两人的衣服都打了。桃身上也不过剩下了‮衣内‬内而已,郎骁却是衬衣西装都贴在了身上。

 于是,那个翘起来的帐篷就更加明显。郎骁两下就撤掉桃的‮衣内‬和内,而他手拿花洒,调整了水,让她靠着墙,托起她的一条腿,放在一边浴缸上,开始冲洗她的花瓣。桃“呀”的一声就叫了起来。郎骁堵了她的嘴,咬她的嘴,手上却不含糊,探子她的身下,配合着水她的花瓣和花道。

 “啧,我觉得很干净呀。”郎骁嘀咕“有什么好洗的。”

 伸了两手指钻进她的体内“难道说,要洗里面?”花洒的角度调整一下,水就从下往上冲进桃的花道里面。

 第172章浴室

 桃只觉得那水冲得她下腹一紧,花蕊被刺的闭闭合合,‮体身‬里也有水往下去。她捶打着他的肩膀,骂道“你才不卫生!该你洗了!”郎骁把花洒放进她的手里“你帮我洗。

 “手指依然留恋在她体内不肯离去。桃誓要让他也尝尝这滋味,手探向他的拉链,但是,因为衣服都黏在了身上,特别的不好

 她正用着力,郎骁却暂时放过了她下面,两手着她的两只小白兔。然后一低头就含着了一只的顶端。“我看不见了…”桃说。

 “都那么了,看不见也可以摸得着吧?”郎骁吐出这句话后,就又叼上了她的尖,用牙齿轻轻咬着,嘬着。很快,那里就硬了。在水在滋润下,更加嫣红。

 在这种干扰下,桃好容易才掏出来他的东西,早已经硬起来,抓在手里,热热的在微微的跳动。桃用花洒冲了上去,另一只手则套着,清洗。郎骁闷哼了一声,含着她的尖的嘴,更加用力了。

 桃一疼,就丢了花洒和他的东西。郎骁不满意的拉过她的手,让她双手握住他的猛兽,上下套着。“咚咚“两下,浴室门被敲响“老板,”声音有点“九分半!”

 郎骁狠嘬了她一下,放开,走到门口,开了一条小,接过来东西“十秒钟内消失!”

 “是!”脚步声迅速远去,大门关上。郎骁已经走了回来,桃依然蒙的靠在墙上。看着他咬开了保险套的包装,她觉得自己有点亏,既然他要用这个的话,那还有必要洗吗?害自己帮他打了半天手

 “帮我戴上。”郎骁把那个套子放进桃的手里。桃摇‮头摇‬,她不会。不管前世还是此世,她都没机会见到他用这个。前世因为她不会再怀孕,此世因为她吃‮孕避‬药。

 “来,我教你。”郎骁拉着她的手“放在这里,再套进去。”戴好了,郎骁就扯开桃一条腿,准备冲进她‮体身‬里去。

 “等下!”桃喊“就在这里?”“这里好,昨晚了,还可以就地清洗。省的跟以前一样,你睡死过去,就得第二天早晨再洗了。”

 她一只腿被挂在他的手臂上,为了配合他的身高,她还得踮起另一只脚,整个人差点保持不住平衡,只好挂在他的身上。

 他那穿了雨衣的猛兽一点点挤进她的‮体身‬里,紧的他想骂人“朵朵,不过一个来月不做,你就紧成这个样子。”

 桃除了大口气,再没别的话了,一点点被撑开,还是以这种姿势被撑开,让她十分不适应。

 被顶在墙上,挂在他的身上了好半天,花不知道了多少,桃咬着他的肩膀,感受着‮体身‬一阵阵的绷紧,苏苏麻麻的感觉一次次从花蕊伸出钻进脊椎,向上传导到大脑,整个人都要蒙了去。

 体力一点点的被榨干,甚至觉得部被顶的酸了起来。只好开口求饶“郎骁…我不行了。”

 第173章

 郎骁掐着她的,猛顶几下,停在她体内最深处,却没有

 “朵朵,”把那对白兔成各个样子“戴套子很不,怎么办?”桃现在只着气,想要赶紧结束,本来也没指望靠他‮孕避‬“那就不戴了,反正我会吃药的。”

 郎骁立即拔身出来,扯掉套子,把桃抱到盥洗台前,让她手撑着盥洗台,从后面又顶进来,这次,就着她的花,‮擦摩‬着她的年末,才觉得舒了些。

 面前的镜子水蒙蒙的,可是也隐约看得到,自己被顶的前后晃着,那对白兔跳动起来,桃咬着嘴,看不下去,低头闭上眼睛。

 眼睛闭上,‮体身‬的感觉越发感。郎骁的一只手穿过她的腋下,上了一只白兔,另一只手按着她的‮腹小‬,从里到外,‮躏蹂‬着她体内感之处。

 不一会,桃就趴在盥洗台上,全身都软了下去。她已经完全没了力气,靠在墙上,郎骁捡起被丢在地上许久的花洒,分开她的腿,轻轻冲洗。

 手指探进去,把那白浊引出来。的时间有点长了,那里稍微有点红肿了。郎骁蹲了下去,亲了亲发红了的那里。桃抱着他的头,触电一样颤抖一下。

 郎骁草草给自己和桃洗完了澡,抱着她回到卧室,放在上。倒了水,拿了药给她吃下。

 桃翻个身,裹好辈子,嘀咕一句“我睡了。”这几天没睡过一个安稳觉,郎骁回来了,给了她保证,又这么筋疲力尽,自然合眼就睡死了过去。

 郎骁也钻进被子底下,抱着光溜溜的她,叫了几声朵朵,没回音。了几下,就也陪着她睡了。

 桃不知道睡了多久,反正是被郎骁给醒的,‮体身‬侧躺着,一条腿却被他拉高,他的东西在自己的花蕊里进进出出。

 有点热辣辣的,都不知道他做了多久了。于是,骂他禽兽。反而被抱紧了,他咬着自己的肩胛骨“朵朵,你好没良心啊,我们一个多月不做,你就指望着在浴室的那一次就打发了我?”

 “唔…睡的好好的,呆会还得去洗澡…”

 “不用洗,我用这个呢。”拉了她的手探下去,摸到穿着“雨衣”的小禽兽。于是进进出出,亲亲问问,摇摇晃晃…天亮了…桃肚子饿了…实在是因为昨天连晚饭都没顾上吃。可是郎骁却还没吃“

 “以后不要戴那东西了…”桃咽呜,他戴了那东西,反而的更晚,闹腾她的时间自然就更长了。“好。”郎骁没意见,摘了那东西,死死住了桃,狠狠来了几十下,在了她‮体身‬里。

 桃被烫的哀叫一声,捶打他几下“我说下次不要用了…”“乖朵朵,反正也得起了,洗完了,去吃早餐。我都听见你肚子咕咕叫了。”

 “不过,记得,”郎骁又老生常谈“万一又怀孕,第一个要告诉我。”

 第174章保证

 桃后来想了想,大概,这算是郎骁的保证吧。郎骁这个人,高傲的恨不得鼻孔朝天,不屑于说软化。为人也冷漠的很,自私的很,根本不可能说出个海誓山盟。

 但是,有孩子了,他说他会负责,会结婚。这个,桃很无力的想,算是他说出来的最动人的话了。换成别人,真的会感动半天呢。可是桃是谁,就一资深受害者,撇着嘴巴哼了几声,立即丢在脑后。

 昨天睡的算早,起的也早,看看时间,足够吃个不紧张的早餐,然后去上班了。于是桃换上了郎骁所谓很丑的套装,拎上包。郎骁洗漱完了,皱着眉头看她身上这套。

 “真的很难看,”先感叹。桃,怒目而视。“算,等有空帮你挑两套套装吧。反正是在周贺的公司干,穿难看点也好。”

 “哪里难看了?套装不都是这样?”郎骁拉她过来,站在穿衣镜前“套装,一般都是衬衣加上一步裙。但是,你不觉得你这几套,都是白色的衬衣加黑色,深的裙子很单调?而且,这衬衣明显很不勾勒身材,上下一般肥瘦。

 裙子又没什么特色,虽然是套装,但是让你穿出来个邋遢样。”

 “太紧身的穿起来不舒服。”“你不过不会挑又舒服又好看的衣服罢了。上学就天天t恤加牛仔,要不就毫无特点的连衣裙。上班就这种套装。审美观太差。白长这么漂亮,就是不会打扮。

 “哼。”桃心说,我才不打扮,越花枝招展麻烦越多。“今天把辞职信了,来我公司,记得吧?“拉着她出门。“不。““哎?昨天答应我的事都不算数了?”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的?”“就我在你小花蕊里面深入浅出的时候…”小腿被桃踹了一脚。桃怒视着他,心虚的左右看看,他们正站在电梯前,左边正有位妈妈拉着个五六岁的小丫头走过来,也不知道听到没听到。

 不过,确实看到郎骁挨踢了。那位妈妈笑笑“女朋友呀?”问郎骁。明显属于连名字都叫不上的,只眼的邻居。桃只觉得尴尬,这么早,一起出门,自然不是老婆就是女朋友,但是,郎骁这家伙从来就没承认自己是他女朋友过。

 从来都是女伴、伴的态度,于是紧张起来,赶在郎骁开口前就把话头接了过去“小朋友是去上学前班吗?”小丫头抱着妈妈的腿,点点头。

 “我家这个不爱说话。”那位妈妈笑道。电梯开了,四人进去。小丫头开始跟妈妈撒娇,要买巧克力,妈妈嫌她有牙,不答应。

 桃松口气,那位妈妈的注意力不在他俩身上了。又觉得羡慕,她可没这机会跟后妈撒娇,都是冲着爸爸撒娇。

 吃完了早餐,郎骁又在旁边便利店买了几巧克力,给了桃,其余都装进公文包里。“干嘛?”桃可不记得他喜欢吃甜的。

 “下次遇见那小丫头,可以给她。”  m.YOmuXS.coM
上章 誓不做玩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