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誓不做玩物 下章
第165章至第166章
 第165章全身皮

 宿舍姐妹全部落选,中奖了的就只有自己。

 不过,大家也确实没太把这事当一回事,本来就是去碰运气。桃顿时心情大好,得意洋洋的船上郎骁所谓很丑的小套裙,报到去了。

 一个月连小区都没出,整个人脸骨头都懒了,差点连外面的天是什么颜色都不知道了。出乎意料的是,这次居然给她的王位不是打杂小妹,而是被分到客户服务部了。

 同去那里的,还有大嘴巴孟祥云。桃望着她半天,无语,她都不想来这里上班了。

 可孟祥云一见到她,就跟见到亲姐妹一样“哎呀桃,你也来了,怎么没去你男朋友的公司实习?哦,我知道了,怕人家说闲话,才把你放朋友的公司的吧?那你认识老总吧?把咱们俩调去总经理办公室当秘书嘛!天天在这里接电话,填单子的,多烦人啊!”孟祥云似乎忘了,一个月前她还在学校散播桃引狼入宿舍呢。“我不认识,我是投简历被招进来的。”

 “咦?啊,哦,你跟男朋友分手了?”这个问题桃一时没想好怎么回答,她的小半刻沉默就被孟祥云当成了默认。

 “唉。不怕,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咱们有个师姐在总经理隔壁的办公室,没事的时候,我们去晃晃,看看有没有什么优质帅哥不。”

 “总经理办公室隔壁?”桃似乎有点印象,那里虽然离总经理近,可是光线不好,房间又小,而且靠近卫生间,所以,那里是后勤部来着吧?桃摇‮头摇‬“我不去,你去吧。

 ““好姐妹!

 “孟大嘴一拍她肩膀,”你去了还抢我风头呢,那我就去了啊,那我这边的电话你帮我接了啊,帮我天下单子啊,我很快会回来的!”

 孟祥云这一走,直到下午才见到她的人影。回来就带了消息“泰总说,让我们这些刚招进来的实习生跟他一起去吃饭!算是接风宴。”

 桃接电话接的焦头烂额“他就没奇怪你为什么不在岗位上?”居然还真跟老总搭上了。孟祥云笑笑。

 “我说今天的电话特别的少,我们公司的产品好,很少返修。”“…”桃抖抖手里的单子“自己拿去看…”“靠!这么多!”“你赶紧录入电脑吧。”

 桃总算心里舒坦了一点,自己的那些,早就空录入完毕了。孟祥云猛盯着她看,桃叹“别拿你对付咱系男生的那一套对付我。

 赶紧完,否则晚上的接风宴你可就赶不上了。”接风宴桃没兴趣,可看着周围的人兴高采烈,桃反省,自己是不是又犯了老毛病,当自己是快三十的人了,没情了?于是打起精神,去洗手间稍微补了补妆,哎呦呦,一起去看老总什么样,特邀嘉宾什么样去喽!

 她怎么觉得还是没什么精神?叹气,果然是休息的太过了,生物钟暂时没调整回来。

 第166章

 桃见到了孟祥云的嘴里,很是风倜傥的他们的秦总。果然孟大嘴的话不可信,就算是要用上风倜傥这个词,那后面还得缀上风韵犹存吧。

 桃目测,秦总都小五十了。不过,桃还看出来,孟祥云对秦总那可是紧追不舍,志在必得。

 因为,她在路上又从师姐嘴里打听到,秦总刚刚离婚。桃翻个白眼,他就是离婚了,也必定是打算把多年的小三扶正。

 哪里轮得到孟祥云?除非,那小三已经熬的太久,比他黄脸婆的前期好不到哪儿去了。

 但是,让桃意外的是,秦总对孟祥云,还真是很上心啊。而且,吃饭的时候,去ktv唱歌的时候,都把她带在身边。桃只跟着另几个女生一起说说话,可不打算表现的太出挑。

 “对了,”秦总示意抢到话筒的一位部门经理放下话筒“我说的特约嘉宾来了。

 是咱们总公司的老总!我说你们这些新员工等下都要敬周总一杯,你们可是他亲自从一堆简历里挑出来的!“有人起哄“我们周总最好了,每次都只挑‮女美‬。”

 然后,在桃的眼,几乎就是一场混乱的局面了。因为,从周贺进来以后,她就不大会思考了。只觉得浑身的皮一紧,有点发疼。

 可是,几个细节,她后来回忆了起来。她记得,秦总特意跟周贺介绍了孟祥云,话很含糊,可是越是含糊,听在别人耳里,越是暧昧。

 她觉得,如果她不是孟祥云的同学,确定她以前不认识秦总,那么连她都要以为,孟祥云是秦总亲自点将招进来的,和秦总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了。

 于是,周贺看着孟祥云的眼睛就有点贼溜溜的。而孟祥云已经被秦总灌了个半醉。

 对他的话,只有傻呵呵的点头,那样子,仿佛十分幸福似的。散场的时候,醉鬼们互相搀扶着,各自打的回家,几个新来的女生都没敢喝太多。

 桃却不大清醒,她对酒精确实太感了些,她是被等急了的桃蕊接走的,而孟祥云。

 她记得她最后回头看的时候,靠在周贺的怀里,秦总不见踪影。第二天孟祥云没有来上班,第三天也没来。第四天,她来了。

 桃见她在这八月的夏季里,穿着长牛仔,七分袖的t恤,脖子里围着小方巾,手腕上戴着夸张的大镯子。

 她是回来收拾东西的,桃问她怎么前两天都没来。她强笑着,说家里有事,让她回去,草草收拾了她的几样东西就走了,连去跟师姐道个别都没有,甚至也没有去辞职。

 在她晃动的镯子下,桃发现了熟悉的红痕。绳子勒的。番外前尘往事(1)直到早晨,桃的尸体才被发现。早练的老人打了电话,救护车、警车相继呼啸而来。

 可是尸体早已经冰冷僵硬。‮察警‬拍了照片,摇‮头摇‬“这么漂亮的姑娘,干吗想不开。”

 桃躺在地上,脸微微侧着,一只手扶在前,一只摊开在身边,血并没有出很多,只在脑下有一些。

 她眼睛闭着,仿佛只是在路边睡着了。所以,那位发现她的老人都没有被吓着,还打算扶起她,警告她,喝醉酒的时候,一定要让家人来接。

 可惜碰到她冰凉的手才知道不对劲。可是没有人去领桃的尸首。桃的衣服口袋里只潦草的写了两句话“我已经再也忍受不下去了。请不要告诉我的父母。”可是,‮察警‬查了她的户口,发现她未婚,不告诉她的父母,又能告诉谁?只是电话打了过去,却没有人接,问邻居,据说夫两个跟着大女儿去外地养老了。

 直到一周后,才有人来,了帮她火化的钱,然后买了一个精致的骨灰盒,领走了她的骨灰。郎骁是出事半个多月后才从外地回来的。他并不知道这事,没有人通知他。

 因为桃几乎没有一个朋友,知道这事情的不过是他子温馨,而他雇来照顾桃的护工,怕担责任,在桃出事的第二天,就卷了桃所有的首饰、细软,逃跑了。

 郎骁去‮安公‬局,要求调查死因。清查抛出‮杀自‬鉴定。并且有医院开出的精神抑郁症的病历。以及她曾有过的两次割腕的‮杀自‬史。

 郎骁一直以为,她割腕,不过是吓唬他,因为割腕是最不容易死的‮杀自‬方式。

 可是,这次她居然如此决绝!郎骁提出要领尸首。‮察警‬告诉他已经被一个叫“周贺”的人领走了。郎骁便约了周贺出来。周贺告诉他,他现在在换俱乐部,你带个妞过来吧。

 郎骁没心情找个妞过去,自己去了。到了俱乐部时,已经过了‮夜午‬十二点,只好等在大厅,一个一个的电话崔过去,他才搂了个女人,穿着件浴袍,晃悠悠的下了楼。

 他身边的女人脸色可不大好,下了楼,就跑出了大门。“你看你看,不是你的,就是抢也抢不走。”周贺点了支烟,让服务员搬了两把椅子,俩人到别墅的后院去说话。

 “那是谁的女人?“郎骁问。“吴氏的小开。

 “郎骁知道他这毛病,没再提这事“你领走了桃的骨灰?”“嗯,我知道你出差了,怕她寂寞,给她打电话,想让她晚上过来陪我,可是接电话的居然是个男人。

 我就在想,哎呦,这丫头什么时候开窍了,知道要主动给你戴绿帽子了?后来一听,是个‮察警‬,桃前天晚上跳楼了。”

 “跟你没关系?”“怎么会跟我有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可不大爱强硬的手段,我喜欢的女人,都是他们的男人送上来给我的。”

 “把她的骨灰给我把。”“我已经洒了。别这么看我,不洒了到哪里去?总不能放我家吧?”“你就不能先放在市里的吊唁大厅吗?”

 “郎少,只是个女人,还是个自己跳楼了的死女人,还有谁在乎她的骨灰有没有人去吊唁?”

 郎骁把手在口袋里,在院子里烦躁的走来走去。周贺按灭了烟,其实他没有把桃的骨灰撒掉。他换了个精致的花瓶,装了进去,就摆在他阳台上的小圆桌上。

 这个女人,他当初只是看出来郎骁喜欢,就起了兴趣想要来玩两回。可是,他喜欢做的事情友又一贯是“甩了你那没用的老公(或男友)来跟我吧,你看,他都不在乎你,拿你换钱(或者前程)。”

 若那女人犹豫一下,或者点了头,他就会很高兴的再甩了那女人,然后好几天都觉得身心‮悦愉‬。

 可那女人如果对他对她丈夫(或男友)都唾弃了,当自己被狗咬了,愤然离去,周贺就会起了兴趣,去摆出一副情圣的样子,去追。到手了,再甩。可是桃却又缩回了郎骁的身边。郎骁的表现也让周贺奇怪。他知道郎骁是有点洁癖的,如果女人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又跟了别的男人鬼混,他是肯定不会要的。

 而这个女人,郎骁不但收回去了,还百般‮慰抚‬。于是,周贺有了兴致,大兴趣,这个女人,郎骁很喜欢。

 可是,她既不是正,又没可能给他留个一儿半女,那他稀罕她什么呢?稀罕她老跟自己作对?稀罕她的傲气?稀罕她的冷冰冰?嗯,周贺是稀罕她的‮子身‬。

 周贺卯足了劲,要把桃抢过来,当然,从身到心都抢过来。他调教她的‮体身‬,让她感的在他身下求,甚至让她喜欢上了在做中,他给她的疼痛。

 他也经常给她一些好处,带她去外地玩,给她买昂贵的香水和包。可是他却发现,她越来越怕他,甚至在上时,听到他的声音都会颤抖。

 而郎骁只要稍微安慰她一下,她就会乖乖的回到他身边去。越是得不到的,当然就越好。

 周贺不明白,自己比郎骁差在了哪里,只不过郎骁是她第一个男人而已。周贺甚至用了“结婚”来惑她。

 “嫁给我吧,嫁给了我,你父母就会原谅你,还会来参加你的婚礼。”她只是淡淡的摇了‮头摇‬,嘲讽的笑了下,那样子就在说,当我看不出你只是在玩手段吗?

 周贺才知道,她不是不能被惑的,只不过,她看透了,跟着哪个男人都一样,她只能是‮妇情‬。所以上谁的都无所谓。既然抢不过她的心,也抢不过来她的人,那么作为唯一一个他得不到的女人,她死后,骨灰就留给他吧。

 番外前尘往事(2)看郎骁不几天就瘦下去一圈,很颓废的样子,周贺心情大好。你喜欢的女人,最后还不是落在我手里?哪怕只是把灰。不过,周贺没高兴几天,他就病了。

 很是古怪,先是感冒发烧,再是荨麻疹,然后支气管炎,再接着就是腹泻水,要么就是下楼梯时扭到脚。

 总之是一连串的小病小灾,可是连续闹上一个月,也让人很是难受。医生说是抵抗力差,开了许多补药。周贺的比较迷信,请来了一名“巫医”周贺没想到世界上居然还真有这种人。

 那人看上去是个女的,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裙,全身上下出了脸和手哪里都不出来,虽然用了巴宝莉的香水,可是仍然让人觉得一阵阵的腐臭味。

 两者混在一起居然让人觉得十分的,怎么说,协调。周贺躺在上打吊针呢,周贺的就带了那个人进来。

 周贺就觉得脑袋上青筋直跳,想找人把这装神鬼的给打出去。而那人只在屋里转了一圈,什么东西都没碰,停在阳台门口,指了指那个花瓶,问周“我可以带走那个吗?“周贺的‮劲使‬的点头,那女人却又问了一遍,周才大声的说“好!

 “周贺才发现,这女人居然是瞎的。心里又觉得恐惧了三分。那女人拿走了花瓶,当然也拿走了周一大笔钱。

 而周贺的病也奇迹般的好了。三天后,黑衣女人出现在市郊的一条小溪边,手里拿着那个花瓶,淡淡的道“怨吗?怨的话,就从头来一次吧。”

 把瓶子的骨灰统统倒进了小溪。而痊愈了的周贺又跑去了换俱乐部。

 他最近没有瞧上谁家的老婆或情人,只好到这里来打发时间,搂着一个娃娃脸的小妞,紧紧盯着进来的每一对。

 判断着,大概谁是真的夫。而这家俱乐部,就是周贺为了足自己的这么一个愿望而开的。周贺眼睛很毒,不大一会儿,周贺就发现了这么一对,大概未必是夫,却一定有很久的亲密关系。

 只看两个人在前台的申请会员时就知道,男的拿笔记下了名字时,女的顺手把他的袖子拉了一下,免得袖扣硌到手。

 当然,是记得也都是假名。不过,周贺有兴趣的是,那女的,似曾相识。周贺拉了怀里的娃娃脸小妞,起身了上去。很顺利的换了“

 周贺领着那据说叫阿颜的女孩上了楼。他不喜欢听别人在隔壁死去活来的叫。

 这样自己身下的女人往往也不会不在压抑,跟着叫起来。他还是比较喜欢安安静静的女孩,这样,自己用手段让她忍不住叫出来的,才有成就感。

 几句问话,就知道了,阿颜是第一次来这里。因为她发现了她男友出轨,跟他大闹。

 男友就来带她开开眼界,要让她“了解一下情二字,有多勾人。”周贺就有点觉得可惜,那应该选一楼的,不过也不晚,看看十二点将近,就拉她下了楼,只在楼道里放慢了脚步走了个来回,那高高低低、期期艾艾的,的,带着哭腔的,求着绕的,骂骂咧咧的叫声,就让阿颜红了脸,软了脚。周贺很快把她收服。让她像妇一样躺在上,对着他大张了腿,几乎一天没有他,就活不下去的样子。

 收服后,也没急着甩开再欣赏她的表情。因为,她很像桃。周贺就幻想着,他从郎骁的手里,用自己的“技巧”彻底的抢过来了一个女人。不过,到底不是从郎骁手里抢的,稍微有那么些遗憾。

 于是,他说服了阿颜,让她去勾搭郎骁。然后,他再出面,把她“抢”回来。阿颜只当是他一时兴起的游戏,点点头就答应了。很容易的,她就成功了。只不过因为她像桃。不过,阿颜觉得,跟周贺在一起,就只有上才有话说,只有‮体身‬,才能交流。

 他们都只寻找快,再没有别的。而郎骁不一样,他会耐着子,带她去玩,会偶尔讲两个不黄的笑话逗她。会在她痛经的时候,递给她一个暖水袋。她看出来自己只是个替身了,可是却觉得幸福。

 哪怕只是做他一个见不得光的情人。于是,当周贺联系她,要她配合他做出被“抢“回去的样子时,她犹豫了。

 跟周贺在一起,只觉得自己是只动物,只是凭着本能在动作。却不觉得自己也是人。而跟郎骁,却又被珍惜着的感觉。所以她不肯配合周贺。只是求他,再多给她一点点时间。周贺从来不觉得自己如此恼火过。

 一个女人如此也就罢了,可是两个也是如此。他用了很多办法,威胁她,恐吓她,甚至在网上丢出她的照,她却都不肯回头。

 只不过,她怕了,她在周贺的手里还有许多的东西。那些东西如果被翻出来,郎骁一定会抛弃他。

 她想留给郎骁一个好印象。她想让他觉得自己是纯洁的。‮体身‬不洁,至少,心灵是纯洁的。那些东西会毁了她。

 也毁了她难得得到的一点点幸福。她假意回到了周贺的身边,却发现周贺在上对她更加暴!她怕了。一次周贺发完,晨沉沉睡了过去。她拿着沾着她的血的那辫子,上了周贺的脖子。

 当周贺彻底断气后,她又寻找着自己那些“把柄“。却发现,周贺早就挂在了网上,没有密码,就会在一周后发送出去。

 她心里只觉得绝望,她逃走不到一周,就被‮察警‬抓了回来。她心里绝望,很快坦白,只希望那些“把柄“不要落出去。

 周家的人从中活动,她很快被判死刑。不过她连上诉都不愿了。后来,郎骁去领了她的尸体,入殓,火化。

 然后扬灰在郊外一个很是山水灵秀的地方。  M.yoMuXs.COm
上章 誓不做玩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