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誓不做玩物 下章
第151章至第154章
 第151章

 也学着桃那面无表情的样子递过去,他只看到桃看到支票上的数额后,也挑了一下眉。大概,超过她预期的了。如果,超过了,以桃的性格,必定会推回来,说太多了。

 可是,出乎郎骁意外的,桃什么也没说。沉思了一下,只是把支票收了起来。

 郎骁心里确实搞不清楚桃到底想什么了。他不心疼那笔钱,可是他讨厌桃这幅样子,让他怀疑,是不是他以前都猜测错了,桃没他想象中的清高,傻。

 而是撒了一足够长的线,然后钓到了他这条大鱼。柳梦生百分之三十的股票,以及这笔钱。可真是超出了他给所有前任女友的钱了。

 “我先走了,下午有事。”…郎骁就这么看着她离开,两手抱,目无表情。然后他走到窗前,不久就看到桃小小的身影离开了大楼,坐上了一辆出租车。

 郎骁打了三个电话,一个让人监视桃的行动,特别经济方面。一个打给老吴,得知桃最近在学校很正常。第三个打给了柳梦生,让他注意桃蕊手里的股份。会不会被她跑出。柳梦生立马就回答“拿百分之十的技术股还没签完合同办完手续呢。”

 郎骁自然知道,是柳梦生在拖时间“好,多拖几天。”“怎么了,桃蕊得罪你了?”柳梦生似乎有点担心的样子。

 “没有。”挂了。果然,一个小时后,郎骁就收到‮行银‬的消息,桃去领了那笔钱,然后立即在‮行银‬开了户,存了九十五万进去,定期三年。

 剩下的五万,她转进了自己在另一家‮行银‬的账户。她只是想要五万?郎骁皱了眉头,五万就很麻烦了。不好猜,五万勉强才够开一家茶吧,而且,还得是房租便宜的地段。

 她要五万做什么?她的家里,应该也不会就缺这么五万。更何况,这钱,她没有打回家里的账户上。

 还是说,郎骁眼前一亮,不用猜了,这丫头又试自己玩呢。可是,好歹这段时间,两人的关系改善了许多啊。

 如果真是试自己玩,拿为什么还要把五万打到她自己的账户上?郎骁百思不得其解,而柳梦生那边的消息,桃蕊也正按部就班的开始手公司的事务,在跟柳梦生互相别势头。

 没有打算卷款逃跑的意向。郎骁左思右想想不到,干脆不想了,桃反正讨得了和尚套不了庙。

 他还是先把手头上这笔大买卖搞搞清楚吧。可在桃眼里,这五万,应该足够她接下来两年和孩子的开支了。

 但是,她也没料到郎骁会给他这么一大笔钱。前世,跟郎骁要钱的时候,最大的一笔数目,不过是八万。用来还她的赌债。

 第152章

 让郎骁没空去管桃的原因还有一个,老爷子开始算日子了…当然,算的是郎骁和张千千结婚的日子。

 老爷子至今还没看明白,人家张千千的算盘到底冲着谁打的。老头只看到,张千千高频率的跑来家里跟他套近乎。

 这要不是跟自家儿子处的不错,怎么会想要连着家人一起讨好呢?是吧?可惜郎骁母亲死得早,不然,他也不用着头皮应付着。

 让她们娘俩去逛街,去做头发,买首饰什么的,多亲切。现在呢,千千知道她跟他这个半老头子没啥共同爱好,都迁就他,去买了高尔夫用品,跟着他一起去打球了。

 这让老头子在老球友的面前十分有面子,你想啊,你们的儿子女儿,一个个忙着花钱忙着挣钱,有哪个愿意花大把大把的时间陪着老头的?咱这虽不是女儿,可是未来的儿媳妇!

 张千千个子高,适合玩这个,打起高尔夫来,倒是进步神速。老头几乎天天下巴朝天。

 我球臭,我儿媳妇厉害!哼!但是,老头不是一点脑子没有的,这儿媳妇天天讨好自己的喜欢,那肯定会有点疏忽了自家儿子。

 这可不好,儿子身边一群狐狸。得早点结婚,住在了一起,自然就能盯着郎骁了。

 于是,老头抓了个时间,带着郎骁和张千千一起去了城郊的庙里。这庙的香火很旺,但是跟其他庙有点不一样,其他寺庙供奉的是释迦如来、弥勒佛、四大天王什么的。

 这里除了主殿供奉那些外,规模不下于主殿的测殿主要供的却是一位千手观音。

 郎骁小时候就对此嗤之以鼻“供千手观音,该不会经常有小偷来拜吧。”差点被老头扇个嘴巴子。这里还有一位十分神奇的老方丈。

 郎骁的老头就是冲着老方丈来的。他提前揣好了大大一个红包,又准备好了郎骁和知情权的生辰八字。带好黄历。一路上,郎骁跟张千千根本是谁都不搭理谁。老头却翻着黄历,嘀咕着“我看这个日子不错,这个也不错。嗯…不过,还是去问问老方丈吧。”

 老头带他俩来看婚前,却是谁都没告诉。只说来看看老方丈,看看运程。老头对这个很迷信,万一俩人八字不对,这要不要结婚啊,他还得想想呢。

 去拜了正殿和偏殿,老头就让小沙弥去请老方丈了。这老方丈的岁数可是不小了。

 但是人家问他高寿,他摇‮头摇‬“年龄大,不代表懂得多。”人家问他法号是什么,老方丈再‮头摇‬“姓名乃身外物,法号又何尝不是。”

 所以就造成了这样的结果,除了老一辈的和尚外,居然没人知道这老方丈的法号。

 叫起来时,就说那个老方丈。但是老方丈看人极准。算卦很准。所以名头很大,其中也有些典故、传说。里头也有老头的份儿,他年轻的时候,去问姻缘。老方丈就一句话,既来之则安之。

 几年后老头结了婚,有了郎骁,反思这句话,觉得十分玄妙。这次,却有点与众不同。跟老方丈寒暄几句后,老头便提出让老方丈看看两人的运程。

 可老方丈看过了郎骁和张千千的八字后,说要把两人分开来算,并且,只留当事人在禅房里听。

 第153章两儿一女?

 老方丈先跟老头说了一会,老头自然十分‮奋兴‬的介绍自己的媳妇。

 要方丈看看她跟家里人的八字有没有什么妨碍。然后出来又叫了张千千进去。老方丈给张千千算了什么,郎骁没兴趣知道。

 可是他对自己说的一番话,却让郎骁上了心。几乎都跟以前算的时候一样,不过来一堆水克火,土旺金什么,然后就是他这辈子比较平顺,富贵荣华一类的。

 之前听过不知道多少次,郎骁都有了打瞌睡的望。但是最后一句话,把郎骁给惊醒了。

 “你一生,有两儿一女。”郎骁记得老头说过,老方丈给他算过,那时他还没结婚,说他一生,只有一子。郎骁估计,这是不是造成老头知道他老娘怀孕了后就就坚定的结了婚的原因之一。

 但是,郎骁前两次算,老方丈却都说,他命中两儿两女。怎么突然就少了一个?郎骁打瞌睡的嘴立即合上,面目严肃,虽然他以前心里不知道嘀咕过多少回,这么多的儿女,怎么教育啊?怎么养大?里面有败家子怎么办?长大争家产怎么办?

 可是突然少了一个,郎骁却觉得大不情愿。“两儿一女?”老方丈的话被打断,只好点点头“两儿一女。”

 “真的是两儿一女?一共三个?”老方丈很郑重的点点头。郎骁皱起眉头“我记得前两次让方丈看相,都说我会有两儿两女。”

 郎骁心里想的是,就算要剪掉一个,干吗不剪儿子,儿子皮啊,难教啊。郎骁看到老方丈眉毛一挑,但是随即恢复那副半笑不笑的样子,却没说话。

 “这个东西不是命中注定的吗?怎么还会变的?”老方丈微笑,一副笑你世人看不穿的样子。似乎十分玄妙。“这个东西不是注定,是会变化的?”

 郎骁觉得自己似乎抓到了诀窍。老方丈垂眼低头“施主请回吧。”这算是肯定,还是否定?郎骁誓要再探点口风,可惜老方丈是什么都不肯说了。

 郎骁退了出去,发现刚刚陪老头等在这里的张千千不在,问了老头,说她出去打电话了。郎骁点头,佛门清净地,这电话要走到好远的地方去打,否则会被小沙弥丢白眼。

 于是就刚才的疑问,跟老头商量了起来,老头也有点惊讶,怎么子女的数目会变?

 不过,老头很快就眉开眼笑“我知道了,因为你认识了千千,她命里大概是两子一女,所以,你的儿女的数字也变了。”

 好事呀好事!郎骁翻个白眼“老头,张千千喜欢的可不是我。”老头的扇子打了过来“再说胡话!人家都这么积极的跟咱们家的人套近乎了,还不是打算嫁进咱们家来了?!”

 “嗯,是打算嫁进来,但谁知道是打算嫁给哪个呢?”老头不理会他的怪掉,见张千千回来了,急忙追问“方丈有没有提起,你将来会有几个子女?”

 要是真能有两儿一女,自己就孙子孙女都有了,还是三个。好啊好啊!哎呀呀,我一定早早就培养他们,嗯,先去看看打高尔夫有没有天赋!

 第154章

 张千千只摇了‮头摇‬,什么都没说。“哦。”老头有点遗憾,没有算这个啊。不过,一样的,他们结了婚,自然都是两儿一女。

 郎骁瞥她一眼,难不成是一个都没有?这倒是比较能让他高兴。就说了这么几句话老方丈又把老头请了进去,给了他一张红纸,却什么都没说。

 老头简直是手舞足蹈的出来了,上面写着的是一个期。老头去一翻黄历“果然好日子!”就是有点远,两个月后呢。回去了路上,郎骁一直在想这两儿一女的问题。

 怎么好端端的就少了一个女儿?啧,在郎骁脑袋里,这本来还子虚乌有的儿女突然鲜活起来,有调皮的,有文雅的,然后,四个大小不一的孩子的在一起的画面突然剪掉了四分之一,那个文文静静的小女孩消失了。

 郎骁觉得眼皮子一直跳个不停。一进市里就下车,让司机送老头和张千千先回去,自己打的去找桃。不在学校,不接电话,然后桃蕊家业没人。没有桃蕊的电话,只好打给柳梦生。

 柳梦生道:“桃蕊在公司加班,没有看到你家的桃。”“让桃蕊接电话。”“喂?”桃蕊。“桃呢?”郎骁。“回家了。”

 “回哪个家?你家没人!”“回我父母的家,现在暑假!”郎骁挂了电话,就让出租司机开往桃家的城市,司机摇‮头摇‬“先生,我送你去长途汽车站吧。”

 郎骁点点头,顾不上去公司拿车了。“不过,先生,现在恐怕太晚了,不知道还有没有班次啊。”

 郎骁清醒了些,今天下午去的千手观音庙,回来都快五点了,再找了桃一圈,都快七点了,现在去,大概真的没车了。只好让司机把他送回了家。他又找出来桃家里的固定电话,却也是没人接。

 又问了柳梦生桃蕊的号码,直接打了过去,还是要人。桃蕊叹口气“大哥,我父母带着桃去旅游了。”

 “那她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也许调成静音了,也许忘带‮机手‬了…”毫不客气的打断“把你父母的‮机手‬号告诉我。”

 “靠!”桃蕊加班加的正有火呢,自己妹妹又摊上这种事,自己都两个晚上没睡着觉了,这小子还敢跟自己叫板!

 “找死是不是?!你是我们家的女婿吗?摆什么谱?你以为你是媳妇找不着了,冲岳父母要人?妈的你连我妹的男朋友都算不上!有多远滚多远!”

 骂完就挂掉,关机!郎骁觉得心里无比的窝火。大有把那‮机手‬当做桃蕊来捏碎的望。不过好歹是桃的姐姐,忍了吧!咬牙!再打桃的‮机手‬,还是不接,坚持不懈的打下去,她也关机了。

 郎骁想这姐妹俩怎么这么像?不是说不是亲的吗?于是开始绞尽脑汁的发‮信短‬“在干什么?”“回电话!”“你要惹急我是不是?”似乎就是自己急了现在也拿她没办法了的样子。

 “你到底怎么了?”“你是不是怀孕了?!”“是不是?”“你要去堕胎?”  M.yOMuXs.COm
上章 誓不做玩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