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誓不做玩物 下章
第79章至第82章
 第七十九章项链,心结

 “我可以随便处理了是吧?”桃问。郎骁点头。桃把项链握在手心,急匆匆走向卫生间,掀开马桶盖,丢进去,按水。

 哗啦啦的水声,带走了桃的心结。郎骁依在门口,抱着,看她的行动。脸色铁青。“好了。”桃拍拍手。郎骁再没说话,转身就走。

 重重的关门声传来,桃才知道,他是真走了。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桃心情很差,不想等他,下楼坐公车回学校了。

 晚上把行李打包好,第二天就赶了最早的一班车,回家去了。郎骁真不是一般的郁闷,平时要讨好哪个女人的时候,他也不过让秘书钟刚去买礼物,唯独这次,是他自己逛了几家首饰店,亲手挑来的。

 他本来打算哄他高兴一点,再把冰箱里的蛋糕拿出来,为她庆生。希望她会看在他记得她生日的份上,改善一下俩人的关系,就算她想起来她是上次生日时被他给了的,也可以看在项链的份上,少发点火吧,然后就把“

 揭过去,以后就能好好的给她过生日了。就算是每次给她过生日都送上一份珠宝,也觉得合算。

 谁知道却落得个冲进下水道的结果!郎骁跑去酒吧买醉去了。第二天酒醒,觉得不行,怎么也得跟桃说说清楚,惩罚她一下。

 可丢下公司的事开车到了她学校,却是人去楼空。郎骁当时很有冲动,打算追到她家去。想了想,公司还有事。咬牙忍了。可不能白跑一趟,就去了办公室找老吴要来了学生的登记册,找到桃的那张,复印了下来。

 老吴跟在他股后面,哎呀哎呀的直叫“大哥!你不能这么做啊!大爷!行了吧,好好个学生都让你糟蹋成什么样子了?这些资料不能复印的,否则就是学生的隐私啊…”“你老婆的工作不想要了?”郎骁拿起复印好的“我没把原件直接拿走就够给你面子的了。”

 老吴继续哀嚎“老狼啊,咱不能这样啊,这个叫桃的学生,是个脸皮薄,又死心眼的,你都把人家名声搞臭了,要不是我还能着点,现在早退学了。

 你换个玩儿吧,行吧?以前咱们上学的时候,你不换的勤的?”

 “暂时不换了。”“哎呀哎呀,那你不是错过了一大片森林了?你看看艺术系的系花,油画班的才女,只要你勾勾手指头,随随便便就勾上了。”

 “你改行拉皮条了?”“什么拉皮条,就跟你介绍一下,这两届的学生素质很高,特别是女生,桃放这里,真不算什么。”

 “你说的那什么系花,才女的,怕是破鞋吧?”“破鞋跟老狼配啊。”郎骁瞪他一眼“干嘛这么护着她?她给你什么好处了?”

 “好处没有,就是自己系里的学生,看着从刚入学的苹果脸,瘦成瓜子脸,心里不落忍。”“你也看出来她瘦了?”老吴点点头“性格也阴沉了。大一时什么活动都很积极的。”

 郎骁不大高兴的样子“别说的我跟冤鬼一样。我会把她养胖的,放心吧。”

 第八十章我想你

 桃回到家,桃爸还没下班,桃妈妈上来“哎呀,朵朵啊,怎么这个学期瘦这么多?不是冬天到了,该长了吗?”

 桃笑着跟她打了招呼,就钻去了房间,了大衣上秤。果然,比去年寒假开学前瘦了将近十斤!虽然那时候也太胖了些,可是现在这个体重,已经和她前世堕了胎,挖掉了子,退了学时差不多了。

 桃坐在自己的小上,心里冰凉一片。于前世相比,应验的东西太多。项链,消瘦,睡不着觉,温馨的找碴。除了没有失去子,没有退学,郎骁还没结婚,其他都一样了。

 历史的轨道,在向着相同的方向,诡异的进展着。桃这个年,过的心惊胆战,特别是在桃蕊告诉家里,她也快放假回家了后。

 桃蕊在另一个城市工作,只有节假才回家,长达一周的节假期,是她在家呆的最久的时间了。桃怕她把自己和郎骁的事告诉父母。那前世经历过的,就快要应验全了。

 不过,桃蕊还没回来,狼来了,啊不,郎骁来了。桃被桃妈打发去买醋的时候,就发现小区门口,停了辆眼的车,走进了就觉得,车牌更眼!车里的人就到不能再

 他把车横在小区门口,保安正在赶他。桃打算装作不认识,赶紧绕过去。可惜:“桃,跟保安说说,让我进去。”桃只好走上前去“你来干什么?”

 郎骁看看她,回家五六天了,也没见她脸色好些,只好叹口气“我来请你吃饭。”桃撇嘴不信。

 “真的“郎骁只好保证,把本来想在饭后干的那点事也只好先打消计划“就只吃饭,吃完我就得回去了。”桃半信半疑。郎骁无奈,只好继续无“要不这样,我到你们家吃饭,吃完就走,不用你送,你总该信了吧。”

 桃瞪他“你等我把醋买了送回家,再跟你出去,你到,嗯,路口去等。”

 桃回家告诉桃妈,说是遇上了同学,一起去吃饭,吃完就回家了。然后,走到路口,上了郎骁的车。郎骁对这个城市的饭店没有研究,可是,多年的经验告诉他,找到主街上最大,装修最豪华的,准错不到哪里去。

 桃也不心疼他的钱,随便他找什么地方,看是这里,反而松口气,这里,大概没人。但还还是要了一间小包厢。郎骁点了桃喜欢吃的,又点了几个特色菜,铺了一桌子。

 桃见到他就没什么胃口,偶尔才下筷子,夹两豆芽填嘴里。郎骁不死心的没话找话。说着说着,就提起了老吴。

 “老吴还跟我说,说你瘦了,让我好好给你补补呢。”“我家地址你也从老吴那里拿的吧?”“是啊。”“哼。”什么破老师!

 “哎,郎骁,你别再来了,这市里就这么小,被人看到了,我说不清楚。反正再过不到三个星期,我就开学了。”“三个星期,二十一天呢,我想你怎么办?”

 郎骁觉得自己真是从来没这么麻过!

 第八十一章开车小心

 “你再找个伴儿呗。”桃口而出。郎骁捏着杯子放寒气…桃低头数饭粒。

 “你跟温馨…快结婚了吧?”“我干嘛要跟那泼妇结婚?自啊?”

 桃停了筷子,这个时候不早该结了吗?还好还好,她安慰自己一下,多一件没按着前世的轨迹走的,也算好事,却又不放心的问“那,订婚了吗?”

 郎骁的眼神就更厌恶了,可是转念一想“你干嘛这么在乎我结不结婚?”桃耸耸肩“我不过随便问问。”“你盼我结婚,还是不盼我结婚呢?”“你的事我才不管。”“你不管干嘛问?”

 “…你烦不烦?”烦到了桃,郎骁心情好了。可是,桃紧接着来了句“你赶紧变成管严,对我才有好处。”

 结果,桃这话成功把狼给整发狂了。倒是没有再掀桌,郎骁死死顶在身后,虽说大冬天穿的不少,可是热气也一股股的从后面传过来。

 郎骁的手从她的腋下穿过去,钻进衣里,捏着她没‮衣内‬保护的小兔子,轻笑了一声,桃大窘。

 “我成管严了,你又有什么好处?嗯?”声音格外温柔“这对小兔子谁来疼?下面的小花朵谁来爱?”“郎骁!”桃低低的声音极怒“你还好意思说你只是来请我吃饭的!”

 隔壁突然传来大小声,显然隔音很差,外面有服务员走来走去的脚步声,桃紧张的很,万一万一,在这里遇到了人可怎么办?

 郎骁看她又紧张的炸了,火气反而下去了,把她翻过来,依然顶在墙上“亲亲我,就放了你。”

 桃心不甘情不愿的,踮起来脚尖,在他的脸上一个蜻蜓点水。郎骁自然不放过她,那不的眼睛盯着她。桃只好再踮起脚,捧着他的头,正儿八经的亲了个。

 结果被郎骁抱住,舌头也钻进去,狠狠的把她亲到缺氧。晕乎乎的时候,听到包厢门开了,服务员的声音硬生生卡住:“您的爆炒…”

 随即很有眼神的服务员把菜放在桌上,就低着脑袋出去了,还关好了门。整个过程,郎骁都抱着桃的脑袋没放,那舌头,尽是感之处,桃差点没软到地上去。

 记得前世,他是很不耐烦亲吻的把?把郎骁推开,上几口气,瞪他一眼,回想到刚才服务员进来时,自己一直是抱着他的头的姿势,靠,不知道看在别人眼里,是多迫不及待的两情侣呢。郁闷“打包吧,我要回家。”再呆久了,更不知道那些服务员怎么想呢。郎骁皱了眉头“你才吃了多少?”转而又想“怎么,被我亲到软,要去开房吗?”

 桃瞪他一眼“你不是说来请我吃饭的?”“可你没吃多少,我就要想,你是不是想干别的了。”

 桃回到桌子前“那我继续吃,你把门打开,通通风,很闷。”郎骁当然知道她要开门时干什么,笑了下,开了门,再叫服务员换了次茶水。

 桃真的没想到,吃完了饭,郎骁就把她送回了家,什么事都没做。

 第八十二章

 所以,桃直到回到了家,看看时钟,才八点,真的有点不适应。他开车回到家,也得十二点了。真的就只是吃了一顿饭?桃抓抓头,呃,对了,还接吻了,还被人看到了…真黑线…

 桃真觉得今天太莫名其妙了,所以她有干了件更莫名其妙的事。她给郎骁发了条‮信短‬,虽然只有四个字和一个标点符号。

 开车小心!郎骁确认了三遍,确定发件人是“朵朵”再确定他只认识一个朵朵。于是乐了,亲了‮机手‬屏幕一口,却忘了是触屏的了,直接碰到了“删除“。

 而后,一个不小心,就确认了。郎骁悔死,马上拨过去电话“把你刚刚发给我的‮信短‬再发一遍!”桃骂句:“神经病啊!““快点,不然我掉头回去找你!给你半分钟时间。”

 果然,一条‮信短‬不情不愿的发了来,还是那四个字和一个标点符号。郎骁却觉得龙心甚悦。连财务部打电话给他,请示年底给员工包多少红包,他都非常爽快的报了个超过去年一倍的数字,害的财务部不敢相信,又托钟刚确定了一遍。

 郎骁把窗开了条,冷风灌进来,他清醒一点,再自嘲,这大概是桃见他没留下来过夜,高兴了,才发了这么一条。颇让郎骁真有了开回去的冲动。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难得她高兴。

 想告诉她,他下周再去找她,又怕她又要吃不好睡不好,掉膘,算了。转而发给她个‮信短‬“好好吃。”桃看着‮机手‬,撇嘴,你不来找我,我自然长

 不回他,和桃爸挤在沙发上结成联盟,跟桃妈抢电视。郎骁的‮信短‬却又追了来。“我们换网上‮频视‬做吧?”“g…u…n!”

 “好吧,我滚过去,周末去找你。”桃撅嘴,编好了一条“那就网上吧。”

 却怎么都按不了确定发送…郎骁的‮信短‬来了“逗你呢,好好吃饭,过年前我怕是没空去见你了。”桃松口气。又一条‮信短‬,在桃了以后,悄悄钻进她‮机手‬里“是不是不跟你做的话,你会不那么讨厌我?”

 郎骁发过去‮信短‬,不回,再打过去电话,没有关机啊?却不接。桃的‮机手‬放在客厅,忘记拿回卧室了。倒是吵醒了钱眠的桃妈,把她的‮机手‬送回了卧室“朵朵,睡着了吗?你‮机手‬一直响。”

 桃听到了拿特定的来电铃声,陶喆的“你这个没良心的王八蛋…你会有一天后悔…”桃立即从梦中完全清醒了!

 “妈,我醒了,给我吧。把你吵醒了?“桃妈点点头“那号码一堆8。什么人啊?”

 “不知道,打错的吧。”“记得关机睡觉,”“嗯。”正说着,‮机手‬已经停止了叫嚣。桃庆幸自己没存郎骁的名字,只是用他的号码当做名字了。

 可是那号码一堆的8,也是很惹人怀疑的。接过来‮机手‬,看了一眼,桃倒是更庆幸了,幸亏桃妈没看‮信短‬。桃调整到静音,想了很久,给郎骁回‮信短‬,一个字和一个标点“会。”  M.yOMuXs.coM
上章 誓不做玩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