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誓不做玩物 下章
第75章至第78章
 第七十五章出卖桃

 闭上,然后头发被拨开,脖子里凉凉的…睁开眼睛看到郎骁挂在她脖子上的项链,只觉得如雷轰顶!只从表面来看,那是一条很时尚的铂金项链,坠着一颗造型独特的钻石。

 可是,前世桃闭上眼睛,简直不愿回想。前世,她是从电视广告上看到这项链,想都没想的,就跟郎骁撒娇“送我一条吧?”郎骁点了点头“帮我做件事,我就给你买。

 ““什么事?”“我在和周贺谈生意,记得吗?”桃点点头,郎骁和周贺喝茶的时候,她正好路过,被郎骁叫了来一起喝了杯茶。

 可那关她什么事?“去和周贺睡一觉。”郎骁用今天天气很好的口气说着。

 桃‮头摇‬“不去,大不了那项链我不要了。”她还以为郎骁跟她开玩笑。可是郎骁拿起‮机手‬,不知给谁打了个电话“拿上工具,过来一下。”

 转头对桃说“我和周贺的生意谈的很顺利,只剩一个百分比,他不肯松口。不过,他对你有兴趣。或者说,他对别人的女人有兴趣。特别是不愿意的。去吧,你还在乎这个?”桃傻在那里,不知道如何反应了,她嗫嗫的说“我以为,我只是你一个人的…”

 很快,门铃响起,郎骁让桃去开门,门外一个瘦的男人,提着一个‮大巨‬的手提箱。那个被郎骁叫做小梁的人,一起把桃压制在上。桃吓得神经质的大叫起来。

 小梁就拿出一个东西住了桃的嘴。后来桃知道,那是专业的口,乒乓球大小,却比乒乓球硬,同样是空心的,但是却有不少的孔,那是给变啊态的人设计的,因为他们可能会喜欢女人出口水。

 两带子连在口上,系在脑后,就固定住了。小梁捆住了她,去桃的衣柜翻出一件纯白的真丝短睡裙,然后掉桃所有的衣服,给她空身穿上了睡裙。

 桃第一次在郎骁之外的人面前赤身体,心里愤恨无比,更多的还是恐惧,她不知道面临的将是什么。

 第七十六章受辱

 小梁打开手提箱,郎骁挑了几样东西。小梁先拿起一捆红色的呢绒绳,密密麻麻的捆住了他们,中间打了无数个结,最后捆好时,倒不像被捆了起来,而像是,用网子网了起来。

 桃部被勒的愈发,‮身下‬花蕊处,更是被打了个结,只要桃动一动,被磨的那里一阵酥麻。而郎骁就那么饶有兴致的看着她。看到她求救的目光时,居然说“小梁,这是要送给周少的。”

 小梁点了点头“那么,后面也要处理一下了。”后面?桃不明白。直到小梁把她翻过去,扒开她的瓣。桃狠命的挣扎起来,可是,换来的只有花蕊处的结,磨得她生疼。凉呼呼的体挤进桃,然后是一个橡胶的假了进去。

 撕裂的痛苦让桃一阵阵的晕眩。而郎骁却摸着她的头说“周贺是个‮女男‬不忌的主,女人更是前后不忌,这样对你有好处。”

 小梁把那几下,又抹了些体,然后把到底,对郎骁说“好了。准备做太多的话,怕周少不喜欢呢。”桃疼的皱起眉头。

 “记得,”郎骁说“想吃点苦头的话,就跟他对着干。”

 然后,他把桃用被单裹了起来,抱上车,送去了周贺家。桃就那么看着,躺在上看着他俩干了一杯红酒,互道合作愉快,然后,郎骁站在她身边,对周贺说“她只有过我,所以很干净。

 而且,子摘除了,不用担心怀孕。”桃入赘冰窟,而郎骁却施施然的离开了。

 周贺走过来,一杯红酒倒在桃身上,本就轻薄的睡裙立马就紧贴在桃身上,把前的线条勾勒的更加人。

 他解下了桃的口,把红酒杯递在桃边。桃知道这时候说什么都是白费,可是那酒她也不想喝,紧抿着,把头转到另一边。

 那酒就又倒在了桃身上。这下,她的睡裙就完全透了。周贺眯了眼睛,了上来“你要知道,我最喜欢不太乖的女孩儿…”桃闭上眼睛,不想让眼泪出来,但是下一刻…

 “啊”…周贺拨开那个结,把冰凉的红酒瓶进了桃的花蕊,然后提着桃的腿,让她悬空起来,那冰凉的红酒就进了桃的‮体身‬里。

 “别这样…”桃忍不住出声哀求。可是周贺却不理她“红酒,有的时候真像血…”出酒瓶,红酒从桃‮体身‬里出,周贺拉开链,就着红酒,进桃的花蕊。

 桃终于忍不住掉下眼泪,周贺了她的眼泪,却像是更加亢奋了。他撕开桃的睡裙,一口咬上了桃口,桃疼的大叫,她几乎以为,他是要把她的尖给咬下来了!可是,他还是松开了口,只留一个血淋淋的牙印在她雪白的口。

 到此时,一个词血淋淋的跳进桃的脑海:‮物玩‬!她就只是一个‮物玩‬!

 第七十七章深喉

 周贺就像一只野兽一样。撕开桃的睡裙,让那破碎的白色衣料在红色的绳子下,挂在桃的身上,衣不蔽体。

 全身感的皮肤又被一个个的绳结磨的发红。周贺在她的身上不时咬上一个血淋淋的牙印,印上一个紫红的手印。

 当他终于在桃‮体身‬里的时候,桃送了口气,却不知道,这只是个开始他在桃的身上休息了一会儿,然后,起身,把桃反过来,拔出来了桃‮体身‬里的那个假具。

 却是摇‮头摇‬,对那东西不大满意的样子,然后把他的进了桃的后面。

 桃又是疼的浑身搐了一下,而周贺却觉得哆嗦的这一下,让他舒服的很,于是,连手指也了一进去。

 桃疼的大口呼吸,摇着头哀求“求求你,不要…”回答她的是猛的一顶!桃的头栽进了枕头里,浑身哆嗦。周贺却像了意,用力的顶起来。

 而在前后的顶中,那个绳结又在磨桃的花蕊了。因为桃的挣扎,浑身的绳子已经松了一些,可是偏偏那里紧了起来,那个绳结几乎要嵌进桃的‮体身‬里了。

 而桃的小蒂和花瓣是最不起‮磨折‬的,不一会儿,后面没那么疼的时候,桃觉得,自己的花蕊居然水了…

 桃死死咬着嘴,只盼着周贺不要发现。可是周贺怎么能不发现?在桃被红酒和的一塌糊涂的地方,多了一股清水…

 周贺只恨自己没生出来两个具!周贺又把那个假回了桃的后,把自己的进了桃的花蕊,动的时候,还不忘拉那具。

 桃的‮身下‬已经是一片狼藉,周贺丢开她,去洗澡。桃试了试,虽然绳子还捆着,可是她还能挣扎的坐起来,可是,桃茫然的看着这个陌生的房间,站起来又能做什么?就是走出去又能做什么?走不出去,也不想再躺在这张上。

 桃两脚着地,迈出去一步,可是马上倒地。她忘了,后面还有一东西在她‮体身‬里,站起来的太猛,那东西又把她戳疼了。

 桃甚至怀疑,她‮体身‬里是不是已经被那东西给磨坏了。生疼!桃倒地的声音惊动了周贺。

 他围着一条巾就出来了。却只看到桃倒在地上,黑发了一地,身上红红紫紫,花蕊也合不住,出自己的白浊的东西。

 周贺立即觉得,‮身下‬又要硬起来了。他把桃抱回上,扯开她两腿,发现那里的情况真不怎么好,都已经红肿,再来一次的话,似乎会坏掉。

 头一次,周贺觉得自己居然可怜起人了。他问“自己选,后面,前面,还是这里?”他点着她的。他把后面的假具拔了出来,却发现,一丝红血也跟了出来。只要‮头摇‬“那就只有这里了。”捏开桃的下颌骨,让她张开了嘴,把自己那半硬的东西了进去。

 桃很想咬他,狠狠的咬,可是,他似乎是老手了,捏着桃的下颌骨和头骨相连的地方,让她根本动弹不得。

 “乖,”他说,口气里带着戏谑“洗干净了。下面和后面都那么厉害,这里也要练一练吧,我教你,什么叫深喉。”

 第七十八章破碎的‮子身‬

 他的东西在桃的嘴里越来越硬,探得越来越深,突然他把桃的头往上扳,让她的喉咙和嗓子成了一条直线,然后,重重的捅了进去。

 桃的喉咙一阵反咽动作,却又几乎要呕吐出来,可他又退了出去,然后是再一次进。他似乎很享受桃咽动作,捧着桃的头,一次一次的加快…桃却被憋的脸通红。

 几十下之后,大概终于发现桃不对劲了,周贺骂了一声,不情不愿的拔了出来,桃就剧烈的咳嗽起来。

 他把桃抱起来,大步走进浴室,拿水龙头胡乱冲掉了桃‮身下‬的狼藉,再次进她的花蕊。

 伴随着桃的咳嗽,下面自然跟着一下下的收缩。周贺十分享受,让桃趴在了浴缸上,桃的上半身跌进浴缸里,手被捆着,挣扎不出,反而又被口水呛到,咳嗽不停。

 就那么一个白的股翘在浴缸边上,让周贺干的十分起劲。他忍不住又在桃的身上留下不少牙印和手印。

 …灌进桃的花蕊,周贺身而出。他拍打了一下桃股,终于解开了她身上的绳子。

 手在桃身上破损的皮肤上游弋“呐,我回郎骁说,让他下周末再送你过来。洗干净,回去吧。啧,还真是个极品。”后来,桃就得到了那串项链,还有与之相配的耳坠和戒指。

 桃以为她重生了,那些阴暗的记忆就可以统统抛去。可是,到现在她才知道,那些阴影和恐惧如影随形,只要一条项链,就可以把她打入十八层地狱!浑身的皮都在疼,像是被周贺咬过的伤口没有痊愈,被冷水冲洗着,每寸皮肤都在疼痛的叫嚣。

 郎骁盼望中的桃展颜一笑没有出现,甚至连冰霜消融的势头也没有。郎骁自我反思,他是比较善于跟女人上,可并不善于跟女人打交道。

 对付女人,无非在上讨好和送礼物讨好。而这种价值不菲的礼物,往往是女人抗拒不了的。

 他倒是没指望她能来个180度的转变,可是好歹也个笑脸啊。桃把项链摘下来,手有些抖,今天,是几号?应该过了郎骁和周贺谈生意的时候吧?可是为什么她还会收到这条项链?放在手心里,那钻石闪着离的光。

 相同的链子,相同的款式。桃口气,把项链进郎骁手里“我不要!”郎骁拿在手里,倒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以前给她买‮衣内‬和‮机手‬什么的,她都没有推拒啊。

 “送你这个项链,没有什么意义。只是路过珠宝店,看到了,觉得你戴应该很好看。”郎骁觉得自己有点词不达意“你不要多想。这只是代表了…”

 嗯,代表什么?真心?好麻桃点点头“我没多想,我只是不想要。我也没办法帮你做什么事。”“我没要你做什么事,要不,你就当做是,前几天事情我的赔罪吧。”

 这话说起来,在呢么这么别扭,郎骁想。桃冷笑下,你居然懂得“赔罪”两个字?“你如果真要道歉,就让我好好回家过这个假期。这项链我不要。”

 郎骁把项链放在她面前的桌上“反正是你的了。你自己处理。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来没有收回来过。”

 从来没有收回来过是吧,前世把我当礼物送出去以后,你怎么又回收了?难道我连这条项链都不如?是属于可出租的?  M.yoMUxs.COm
上章 誓不做玩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