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誓不做玩物 下章
第63章至第66章
 第六十三章泼妇温馨

 所以桃最近很烦躁,按照她前世的记忆,郎骁这个时候不是该结婚了吗?接下来,就要跟他那个泼妇般的老婆斗上了?

 说那女人是泼妇一点都不为过,大财团董事长的独生女,先天骄横,后天娇蛮,跟郎骁结婚后,只当郎骁是她的,别的女人多看一眼都不行。

 更何况郎骁养了许久的‮妇情‬桃?先丢张支票,让桃有多远滚多远。

 桃倒是想啊,可是郎骁却撕了支票,依然扣着桃不放。再来,就是跑来大骂。桃不开门,让她骂。然后赶紧搬家。倒是有了几天清净日子。

 后来听说郎骁另一个‮妇情‬怀了孩子,那泼妇的对象就暂时转移了。据说,被她打的了产。然后,跟郎骁在街上溜达的时候,被她撞见,一个巴掌呼啸着就冲着桃的脸过去了。

 后来又在宾馆里堵过桃几次。桃怕了,收拾东西,跟郎骁说掰掰。

 可惜,跟他要最后一件分手礼物时,出了岔子。郎骁把她送给了周贺。泼妇不敢惹周贺,似乎以前在他手里吃过亏,又觉得桃反正生不了孩子,桃才得以保命。

 桃很挫败,重活了一世,除了保住了学业和子,其他,依然败的一塌糊涂。抬头看郎骁,他还在吸烟。桃咳嗽下“吃完了,回家吧。”

 “送你回学校吧。”“?”桃怀疑自己听错了,继而大喜!快一年了,第一次这样,把她叫出来,却什么都不做。这是不是表示,他开始觉得厌倦了?立马提起来包,准备他一起身就跟上。

 郎骁掐了烟,看她高兴的脸上都快发光了,心里开始不舒服起来“这么高兴?”桃耸耸肩“没有多高兴啊!”“桃,我们什么关系?”“关系。”你说的。郎骁又点起一烟,但是没“既然这种关系的话,什么都不做就回去,是不是不大好?”

 桃垮了脸“你还没腻啊?”郎骁的‮机手‬响起,他接起来,不大耐烦的说了几句,回头转向桃“我今天有事,你打的回去吧。”

 桃听到了“温馨”两个字,啧啧,泼妇真的要出现了!为什么女人面对第三者的时候,都要去责骂、对付小三,从来不从自己的丈夫身上找找原因呢?“郎骁,”

 桃说“别让太多人知道我们关系好吗?特别是你的朋友,亲戚。”她得保护自己。

 “为什么?”“你就当我这么乖的一点点报酬吧。好吗?”郎骁不大高兴“你觉得我们的关系见不得光?”

 “关系哎,你觉得很好看。可放在我这么一个女人身上,难堪的很。如果你结了婚,那就得叫做辱了。”“桃,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嗯,霸道不讲理。在上很能折腾。”“没了?”“没了,我跟你就上的接触最多了。”

 第六十四章败

 桃享受了几天清净生活。算计着,到十一月的时候,郎骁就该结婚了吧?等到泼妇温馨找上门来的时候,啊不,哪儿能等到她找上门?她得主动一把,自己找到温馨,把他俩的事坦诚了,然后再保证不再“勾搭”

 郎骁,顺便让温馨栓住了郎骁,别让他出来祸害人。如果温馨不好说服的话,桃哀叹,她平静的校园生活又要结束了。前世她根本什么都不怕了,还被温馨整的很惨,这辈子又怕丢学业,又怕父母知道,真真是左右为难。

 所以,起码,不要让她闹到学校来。桃就这么打着小算盘,到了十一月。怎么浑没听说郎骁有要结婚的动作?不过,郎骁把她出去的时候倒是少了很多。

 连魏杰都怀疑她是不是跟男朋友闹别扭了。这段时间倒也发生了一件大事,对桃来说是大事吧。魏杰找到男朋友了。还是徐敬飞的同学。魏杰说她男朋友想请宿舍姐妹吃饭的时候,桃找理由没去。她觉得太尴尬了。可是,校园里却渐渐有了流言蜚语。他们说,桃是郎骁‮养包‬的‮妇情‬。桃的心紧了。

 这事,知道的,不过两个人,一个是老吴,一个是徐敬飞。桃不知道有多期盼是老吴传出去的,可是魏杰告诉她,是徐敬飞喝醉了的时候告诉了他的同学。桃不知道自己该怨谁。魏杰问她求证的时候,桃也不答。天冷了。在这个冬天来的特别迟的地方,也要穿衣了。魏杰也出去住了。桃自己在学校里独来独往。桃从生日时就开始了。她是避免了怀孕,可是她终究避免不了被大家知道。

 避免不了将来当小三,避免不了孤独。从遇到郎骁以后,她就在疏远她的同学和朋友,为的就是不想将来看到白眼,看到他们嘲讽或者惊讶的脸色。

 所以,她现在没有朋友了。也就没人丢白眼给她了,或者说,她无所谓的人丢她白眼。倒是有些有“心眼”的女同学来跟她套近乎。桃都不冷不热的处理,等她们提出想见见她的“金主”

 时,桃就反问“你看到我现在大富大贵了吗?我不是跟你们一样在食堂吃三块五一份的饭菜吗?我的衣服,你们也看到了,有哪件是你们买不起的吗?还有我有什么真金白银的首饰?有车子或者房子?我的男朋友只是d大的普通学生,那些谣言,珍不知道你们从哪里听到的。”

 桃试图冷处理谣言,可惜,她只手难翻天。何况这无聊的大学生活,本来没有的事都能传成有。

 她虽然每次差不多都是打的,可偶尔也有郎骁接送的情况。谣言传开后,便又有人佐证,某月某早晨,看到了桃从一辆什么什么车上下来。

 某月某的晚上,又看到桃伤了那辆车而去。说的有鼻子有眼的,甚至都有人看清了车主的模样,不是那个早毕业了的花花公子,又是谁呢?桃倒是怀疑,郎骁毕业两三年了,这里还有谁能认他认的那么清楚的?

 反正桃现阶段所能做的,就是死不承认。

 第六十五章石头和鸡蛋

 桃在这山雨来风楼的气氛中,诡异的混到期末‮试考‬。

 不过,桃也算看明白了,前世的自己实在太傻。她觉得,就算她堕了胎,失去了子,只要脸皮够厚,还是能在学校里留下来的。

 毕竟现在看来,就这么流言飞漫天的,她不也好好的吗?郎骁似乎最近忙的很,找桃出去的时间都少了很多,而且,也不去他家了,都在酒店。还是不同的酒店。终于桃有天趴在上,忍不住问“你不跟温馨结婚了吗?”

 郎骁了一半的衣服,突然停下动作“你怎么知道温馨的?”“听说的。”“听谁说?”

 “你管那么多,反正就是听说的。”郎骁纳闷的很,她天天呆在学校里,怎么会听说他和那瘟神的事?转念一想,听徐敬飞说的吧?他老爹知道。

 “你又跟徐敬飞不清不楚了?”桃‮头摇‬“没有,最近连见都没见过,听说他去外省实习去了。”“听谁说?”“他同学,现在是我舍友魏杰的男朋友。

 “郎骁脸的不信。桃心虚,知道自己有点说漏了嘴,戳中了郎骁的那颗疑心,于是干脆闭了嘴,不吭了。从浴衣下面退掉了内,丢郎骁眼前,郎骁顿时心情大好,实在是很少见到桃主动。

 扑上去,吃掉!运动到一半,嗯,刚才好像在说什么来着?郎骁抱紧了桃,死命冲撞了几十下,惹的桃期期艾艾求了半天,他才在她‮体身‬里。

 趴在她身上,了半天那雪白脖子,才想起来,她刚才提到温馨?那瘟神昨天好像去找了宋紫,然后宋紫就哭哭啼啼的来找他告状,说是被瘟神恐吓了,还被打了一巴掌,幸亏她躲得快,否则非得被毁容了不可。

 郎骁想,他最近跟宋紫已经算是断了,只不过,上次酒会多说了一会儿话而已。这都能招惹到瘟神。要是她知道桃的存在呢?郎骁有点犯愁,他相信,宋紫和瘟神锋,宋紫肯定没吃什么亏,丫嘴皮子利落,反应又快,实在不行,那两条腿长长的,跑也能跑掉啊。

 她应该有丰富的面对情人家暴躁老婆的经验了。而且瘟神想扇宋紫的耳光,那得站在小板凳才行吧?如果瘟神找上桃呢?那就是典型的石头和鸡蛋了,桃就是那鸡蛋,还是软壳的。

 光看她被自己吃的这么死就能看出来了。桃又要面子,又喜欢跟不讲道理的人讲道理,而且腿短跑不快。

 郎骁叹口气,她这些特点,让人见了,很容易招啊。桃趴在他身下,已经迷糊糊的要睡着了。她心里庆幸着,还好还好,本以为好多天没一起过夜了,今天还不得被他翻来覆去折腾散架啊。

 谁知运气不错,才一次,郎骁似乎就想睡觉了。只不过,那东西还堵在自己‮体身‬里,让她有点睡不安稳。

 第六十六章以手量身

 郎骁这边发愁瘟神会找桃麻烦呢,抬眼一瞧,丫个没良心的已经睡死过去了。郎骁动动‮子身‬,顶她一下,她就又迷糊糊的睁开眼“嗯…还没完吗?”

 这话说的,好像做一半她就睡过去了一样。郎骁恼火起来,把她抱起来“没完!”

 桃有点怕着姿势,做在郎骁怀里,不用动,光中立就让郎骁的那猛兽钻进自己‮体身‬最深的地方了,好像要把自己戳穿了似的。

 桃条件反的,腿蹬着,就要往上蹿,可是被郎骁抓住了,一下下又摁回来。在这个过程中,本来有点疲软的猛兽也清醒了,郎骁乐此不疲的享受着。

 一下又一下,每次想逃开,却被摁住,然后拿猛兽就进的越深,桃只好不再动了,期期艾艾的求郎骁“郎骁,很深,会疼。”

 郎骁握着她的“这样才能让你有点精神,怎么困怏怏的?”“考前抱佛教嘛,这几天睡得少。”

 “现在爱八点多,你就困了?”“那个啥,做这个,很消耗体力的呀。”“想早点睡觉吗?”“嗯。”“那自己动。”郎骁看着时间“给你半个小时,让我满意了,你就可以睡觉了。否则,今天晚上我折腾死你!”

 “郎骁,我明天还要‮试考‬。”“十秒过去了,另外,友情提醒一下,别跟不讲理的人讲道理,乖朵朵。”

 桃心里翻个白眼,只好抱住了郎骁的脖子,上上下下的动起来。粘糊糊的水声从两个人‮体身‬合处传来。桃的脸就有点红了,腿就有点软了…

 “还有二十六分钟。”郎骁气定神闲。桃咬了嘴,为了期末考,为了奖学金!拉着一只狼爪,按在了自己前。可是,狼爪不动。桃只好‮身下‬动着,手上还要握着一只狼爪,教它怎么玩自己的小兔。

 “还有二十三分钟。”“桃狠狠心,把嘴巴凑过去,堵住倒数计时的狼嘴。狼嘴很软很热,她伸出舌头去,于是狼嘴就张开了,等着她进去。

 小舌头一进去,就被大舌头裹住,,噬咬。桃哼了一声,‮体下‬的动作也不敢停,只是不敢动作太大,捅的深了,受不了的可是自己。

 可是,狼爪捏了捏她的股。大舌头放开了她的小舌头,吐出来一句“十九分钟。”

 桃无奈,双手抱住了他的脖子,跪在上的腿开始用力,大起大落,起来时,花蕊堪堪含着猛兽的头,落下时,那猛兽差点钻进她的子

 “啊…”桃一声呻,抱的更紧了,那上下弹跳的小白兔也‮劲使‬蹭着落下的口,‮逗挑‬着他。

 终于,她感觉到郎骁的手握住了她的,用力的着,她只好更卖力的上下起伏着,花蕊渗出一股股的水,而花道深处开始收缩…

 郎骁突然俯身,改变两个人的姿势,把她在身下,两条腿抗在肩膀上,几乎把桃折叠了起来“朵朵,你知道为什么它今天能进的这么深吗?”桃揪着身下的单‮头摇‬。

 “因为你瘦了。”又捏了捏她的股“它觉得不够吃,所以要钻的深一点,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好吃的。”  m.YOmuXS.coM
上章 誓不做玩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