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誓不做玩物 下章
第28章至第30章
 第二十八章极品美味

 这样的感觉很不好,他都还没有进去,自己就高氵朝了背后的郎骁发出了低低的笑声,桃就更郁闷了。用手肘有气无力的顶了他一下“你笑什么!”

 “朵朵,你有个好‮体身‬。”郎骁说,身下的东西也顶进了桃的花蕊,只不过,只进去一个头,然后就又磨磨蹭蹭,不进不出的磨她了。桃生闷气“有什么好!”“容易足的‮体身‬。也容易足男人的自尊心。乖,别动!”郎骁扣住她的,又顶进去一些“看看镜子里。”桃抬眼看镜子,郎骁的手在她的脸上游弋“多漂亮的红晕,嗯?这套礼服果然不错,特别是亻故爱的时候穿。”

 一身勉强挂在身上的鹅黄,趁得桃的皮肤更加白里透红,白,是皮肤的原,红是被情蒸腾出来的颜色。

 这个样子,真比光了还不堪郎骁把她另一只还藏在礼服下的浑圆也掏了出来,揭掉已经在爱中移了位的贴,轻轻的着。郎骁猛的一顶,那猛兽就钻进了桃‮体身‬深处!

 “啊!”桃没料到,不发出了呻,而那猛兽顶在了他手指触不到的地方,让桃的‮体身‬又开始颤抖起来。郎骁顶几下,镜子里,那对雪白的房也像小兔子一样跳动了起来。

 口被郎骁痛,下面被他撑的痛,可是,‮体身‬的深处还是一阵阵传来让人晕眩的快郎骁的手挪到两人合的地方,着桃的小蒂,他发现了,只要用手指一夹这里,她的花道里就会一阵阵的收缩桃已经不敢看镜子,镜子里的自己大概已经没了神志,甚至随着郎骁的动作而上下晃动,那两片水润的花瓣含着郎骁的猛兽,咬的紧紧的。

 小蒂被郎骁玩着,不时暴在镜子前,已经被郎骁的红肿起来了。

 一股股的出来,把郎骁的猛兽完全打,甚至自己稀疏的发也粘在皮肤上,水多的已经沿着‮腿大‬内侧到了地上,了地毯。

 郎骁的每一次进出都会伴随着“扑哧扑哧”的水声,自己已经快要像水一样化掉了。

 郎骁大手着她的口的小兔子们“我的水娃娃…”桃忍不住双手往后抓住郎骁肩膀,着自己口,着‮腹小‬,也着郎骁的猛兽,发出一阵阵破碎的呻

 “靠,别咬得这么紧!”郎骁抱怨,顶的更加卖力“想让我早吗?”桃闻言,找回一丝神志,于是花蕊收缩的更紧,就是要让你在我前面丢盔弃甲一次!

 郎骁骂了一声,毅然的拔身而出,桃的哼了一声,被他的猛兽堵在‮体身‬里的水,这下几乎是水一样全涌了出来,地毯一下就了一小片。‮体身‬里也猛然空虚了。

 “郎骁你混蛋!啊…”两手指又钻进了桃的‮体身‬里“朵朵,你的下面这朵花真是紧,的你含的紧,细的你也含的紧,成这样,真让人寸步难行…”

 “啊…哪个女人被这么会不?这是正常反应!”桃嘴硬。郎骁的手指在她体内动,用指腹感受她体内灼热的“不,朵朵,不是每个女人都这样,你是极品!让男人疯狂的极品!”

 第二十九章事后再吻

 郎骁的手指寻到桃感点,快速的在她的‮体身‬里起来,上面的小兔子也被的酥麻,郎骁的猛兽贴着桃的股沟,还在前后晃动着,模拟着的动作。

 桃很快便绷紧了‮腹小‬,酥麻感沿着脊椎传上大脑,全身的肌随着紧紧收啊缩,再次攀上了花的顶峰。桃软倒在地毯上,一手指都不想动,真想就这么沉沉的睡死过去。

 桃隐隐约约觉得,前世她虽然也沉于情中过,她没有这样死过,大概因为前世她失去了子?还是心里的负担太多?或者,前世的事情,她都只记住了事情,‮体身‬却没有记住感觉?

 郎骁在她的身上,还不停的拨她“朵朵,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啊!”桃有气无力的瞪她一眼,你明明最喜欢看我这个样子!还有脸说!郎骁只觉得被她媚眼瞪的浑身燥热。

 分开她的‮腿双‬,托起她的,被抬高的让桃能看到他的猛兽埋进她的花蕊中,然后,桃无奈的发现,又是那里,深处的一点,只几下,就让她的花蕊又开始缓缓的收缩起来桃哀叹一声,手臂挡上了眼睛,她不要看了。

 两腿夹紧了他的,指望这样能让他快一点。郎骁却把她的腿大大的分开“朵朵,你夹太紧,我会忍不住的。乖,让我多享受一会儿。”郎骁深深浅浅的起来,让桃觉得他的猛兽似乎在她的‮体身‬里变的更大了,下面肿肿的,很不好受。

 有点害怕,他万一猛的来一下,自己的花蕊会不会就被撕裂了?桃难耐的呻几声,不能夹紧的腿,让她没有‮全安‬感。

 只能随着的郎骁的动作,摇摆摇摆,再摇摆…像浮在海面上的一页小舟…不知什么时候一个大打来,就被快没顶了郎骁的汗水滴在桃的身上,鹅黄的礼服颜色变的深了。

 桃的‮体身‬又被磨出了火,浑身的酥麻又开始从花蕊的深处向上堆积桃咬着自己的手臂,这次快在她已经无力的‮体身‬里爆炸开来,她的‮体身‬已经承受不住,陷入了昏

 而郎骁咬住了她的一只小兔子,把她的腿夹住自己的,狠狠的撞击了几十下,把那灼热突突的灌进了桃的‮体身‬深处“桃!朵朵!既然不回答我,就再来一次吧?”

 再来一次?不,想死她吗?!桃摇着头醒过来,还躺在地毯上,郎骁的猛兽还在她的体内,她昏过去也没多久吧?“不要了,”

 声音居然有点哑“几点了?我得回学校了。”得赶在十一点宿舍锁大门前回去。郎骁拔身出去,桃扶着墙站起来,却没想到花蕊里一股粘稠的体顺着‮腿大‬了出来。

 桃尴尬的看看自己的‮身下‬。一片狼藉,那被郎骁反复‮磨折‬过的花瓣和小蒂也都传来‮辣火‬辣的感觉,大概,都红肿了。

 抬眼看郎骁,他却只是把链一拉,就算是打理好了。桃哆嗦着走进浴室,想清理一下,可是,拿出‮机手‬一看,竟然已经将近十点了!只好拿纸擦了擦下面,回去再好好洗吧。

 裙子拉下去,口的衣服拉上来,呃,贴和内呢?桃出来寻找,却见郎骁坐在上点了烟,悠闲着。

 桃心里骂,女人就是麻烦,下辈子一定要做男人!郎骁手里拿着白色的一物,正是桃的内“脏了,不能穿了。”他说。

 果然,上面印着几个脚印。桃捡起来贴,去浴室好,‮身下‬空的,感觉很不好。

 郎骁见她好了,走过来,拿纸巾沾了些水,擦掉了她的,然后扶着她的后脑亲上去,咬着嘴研磨,再撬开了贝齿,掠夺她口中的津。直到亲的桃不上来气,才放开。

 第三十章好“胃口”

 桃心里抱怨着,如果是亻故爱前的吻,她心里还会更舒服一些。可是,没等她腹诽完,郎骁点着她的嘴“好久没用过你这里了。”

 桃讨厌口,更讨厌他脑子都是那种念头,转身开门出去了。出去发现情况更不好,每个人都用那种知道你干了什么的眼神暧昧的看着她。

 她知道,从镜子里就知道她现在的样子很糟糕,嘴红着,脸也红着,礼服也皱了。可是,被人这么看着,她还是有点过意不去。知道郎骁就跟在身后,于是急急的往大厅出口走去。

 郎骁却猛的拉住了她,他可没打算这么早走。刚刚才要过了她,现在正是时候,让大家看到他俩一副刚刚醉生梦死过的样子,也好让那些对桃打着坏念头的男人知道桃是谁的!

 这是雄的本能,在伴侣的身上上浓浓的味道,来宣告所有权。“我要回去了!”桃焦急。

 “不跟主人打个招呼就走?谁把你教的这么没礼貌的?”郎骁反问。桃只好跟着他又走向人群。舞池里没有寿星,花园也没有,取餐区也没有。

 郎骁却是一个一个的跟他认识的人寒暄,打招呼。桃却暗叫不好,大概郎骁刚才进去的太深,她竟然没能擦干净,现在走了一会儿,有些粘稠的东西顺着她的腿了出来,吓的桃紧紧夹紧了腿,可是,夹的紧了,那被红肿的小蒂和花瓣又难受,的她简直寸步难行。

 看着别人的眼里,更是心想,这妞真被郎少给的狠了,该不会是第一次吧?

 桃就知道他没安好心,心里难过的快哭了,直到拉住郎骁的手有些哆嗦,郎骁才注意到她的脸色不好“怎么了?”桃低着头,小声的说“你就这么急于让所有人知道,我是你的‮物玩‬?”

 可以随随便便就拉进房间里戏耍的‮物玩‬?可惜桃声音太小,郎骁没听清,只知道她是生气了,还以为她怕赶不上回宿舍的时间。

 想想刚才也看到了柳笑生的黯然脸色,也算可以了,于是就拉着她走出了大厅。坐进了车里,郎骁发动了车,桃却坚持要坐在后面“干嘛坐后面?”

 “我要换衣服。”桃说,现在已经没有时间找换衣服的地方了“把纸巾盒给我。”郎骁递过去,就见桃背对着他,在昏暗的车里了礼服,出纸巾擦拭腿间。

 郎骁眯了眼,身下的猛兽又开始发硬。他觉得桃真是聪明,每次来,都借着宿舍十一点锁门的借口,只和他做过一次,偶尔两次就急忙忙的走了。

 有时候,他懒得起身,她也不勉强,自己打的回去。搞得郎骁第二天睡醒的时候,下面每次都是直立的。

 不过瘾啊,不过瘾!吊着他的胃口,让他离不开她。想把时间拖的更久一点,是吗?其实,这真不能怪桃没想到,本来想让郎骁赶紧厌烦,却适得其反。

 前世时,郎骁来她那里过夜,差不多每星期才一两次。桃是真不知道,他胃口这么好!  M.YoMUxS.COm
上章 誓不做玩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