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美母苏雅琴 下章
第三十九章
 大巴在白君怡的里一进一出的送着,了几十下后,又拔了出来,随后进了古月蝉的中。“啊…好…好弟弟…对…用力点…的我…死了…大巴…你的人家死了…”

 我紧紧的抱住了古月蝉的纤,大巴疯狂的进出着她的,而古月蝉肥股也跟着前后左右摇晃着配合我的干。

 “啊…好老公…快来君怡的啊…”得不到巴宠爱的白君怡忍不住浴火的煎熬,忍不住主动求了。

 看到白君怡的样,我拔出了在古月蝉的大巴,然后用力一顶,‮劲使‬的将大巴勇猛、快速、疯狂的着白君怡肥,让卧房里一阵娇媚的叫声和水被俩器官磨擦产生的“滋、滋”声。

 “啊…我的大巴哥哥…又到君怡的子了…你又要把君怡死了…人家又酸起来了…大巴哥哥…快…快用力的吧…把君怡死…快…妹妹的…受不了啦…快…快嘛…”

 得到巴的白君怡,随着我的就开始叫起来,刺得我热血沸腾,大巴也暴涨到了极点,我更加用力的起她的,顶撞子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

 听着母亲的语,古月蝉也不甘示弱道:“好弟弟,姐姐的啊,快来姐姐啊。”白君怡听了女儿的话,不依道:“啊…老公…快老婆的啊…我那里好啊…”看着劲透骨的白君怡,我准备先把白君怡搞定再说,随后我的巴疯狂的起来,随后白君怡被我长壮硕的大得‮心花‬开开合合,态百出。

 不知了多少水,更不知了几次,而在白君怡的‮心花‬猛之下,大巴也火热的跳动了几下,头更涨得伸入了白君怡的子里。

 再加上白君怡有意无意的缩紧力,我感到大头上一阵酥麻,而一阵烫热的水刺之下,的我忍不住的叫了出来。

 “喔…我的好君怡…我也忍不住了…快要给好君怡了…”“喔…快…快跟君怡一起…快将你的给君怡…进君怡的…让君怡怀你的孩子…君怡又忍不住了…死我了了…”

 白君怡被我狂放猛烈的着,‮心花‬里又是一阵颤抖着,出了一股又一股热烫烫的水,浇的我也浑身酥麻酸软。

 “啊…君怡…不行了…我给你了…好…好啊…”“喔…你终于给君怡了…好烫…的君怡死了…君怡又了…”

 在白君怡的不停紧夹和一股股热热的洒向我的大头之下,也把我烫得忍不住关再开,我也跟着将一股滚烫的,猛然进了白君怡的子深处,猛力冲击着她的子,使白君怡又再度起了一阵颤抖的大一次,这次她真得得昏了过去。

 我在白君怡晕过去后,扶着还是‮硬坚‬如铁的进了古月蝉的里,好不容易得到大巴的古月蝉的大叫起来“快…弟弟干我…快干…姐姐我好啊…”“噗呲噗呲”和“啪啪啪”的声音,还有的叫织在一起充斥了整个房间。

 “铃铃铃!”掉在一旁的‮机手‬这时响了起来。“古警官,好像是你的‮机手‬响了哦?”我一边用大巴进出着,一边说道。

 古月蝉忍受着我带给她的刺道:“好弟弟,你先停下来,让我看看是谁的电话?”“干嘛要停下来,我的正呢。”我说完对林诗诗道:“老婆,把她的‮机手‬拿过来看看是谁打给她?”

 “恩。”林诗诗点点头,拿了古月蝉的‮机手‬递给了她。接过‮机手‬,看着上面的来电提醒,古月蝉一边承受着我的,红着脸羞涩的道:“你先停…停下来…不然我…怎么接电话啊。”

 我一边着一边说道:“那就不要接了,快点动你的。”古月蝉羞得雪颈嫣红,又觉无比的新鲜刺,下边的却死死地咬住我的大巴,嚼出缕缕滑涎来,咬着男人我的耳朵,细细声道:“恩,求求你了,慢点啊。”

 听着古月蝉的请求,我放慢了速度,看到我慢慢地着她的,古月蝉这时才接起了电话,这时电话里传来了焦急的声音“姐姐,你怎么那么慢啊,都多久了还不回来?”

 看着接起电话的古月蝉,我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进出的大巴重重的顶了几下子口,顶的古月蝉“啊”的一声。电话那头的古月馨脸色一变,忙问道:“姐姐你怎么了?”

 刚接起电话的古月蝉突然被我这么一顶,一时没控制住,下意识的叫了出来,她刚叫出来就暗呼不好,娇媚的白了一眼我,忙急道:“月馨,我刚刚看到妈妈了,所以一激动叫了出来。”

 古月馨听了古月蝉的回答“真的吗?那你快点去救妈妈啊,还有需不需要我派人来?”

 古月蝉一边承受着我的,只把她得香魂出窍,得百骸俱散,那如泉涌出,不一会儿,又有数滴飞溅落地,一路迹斑斑,但电话的那一头古月馨还听着,只能咬牙强忍着“妹妹,你不用派人来了,我一个人就可以的。”

 古月馨见姐姐的声音带有很重的鼻音,中间还夹着呻,心中有种不妙的感觉“姐姐,你真的一个人可以?”

 古月蝉渐渐的被我的有点了,‮心花‬被我的大得酸不可耐,隐隐约约快要达到高,想躺下来被我结结实实地,但还得和古月馨打电话解释着。

 此时她有些忍耐不住了,想早点让古月馨将电话挂掉,便把贝齿轻咬我肩膀,声如蚊音口似心非道:“还不将我放下来,妹妹在和我电话呢。”

 我低声笑道:“你不觉得这样更加刺吗?看看你的的我大巴多紧?”

 “姐姐,怎么你旁边有男人的声音?”古月馨只能听见那边似有人在对话,再加上姐姐半天不回答,焦急道。

 古月蝉好像怕古月馨发现她的事情,连忙忍着道:“月馨,你听错了。”“姐姐,我怀疑你已经叛变了,营救妈妈的事情不指望你了,我会另外派人来的。”

 古月馨语气有点冷冷的道。古月蝉现在被我得大脑不能思考了“啊,别那么用力啊,死我了。”“啪!”‮机手‬瞬间传来嘟嘟嘟的忙音,古月馨挂掉了电话。

 古月蝉没想到她居然一边和妹妹打电话,一边和我做着这样的事儿,羞不可遏,也随之汹涌如,一此起彼伏地袭来。

 只觉我那硬硬头一下下清清楚楚地顶在心上,那丢之意便愈来愈明显,‮躯娇‬一阵拧扭,心儿慌慌起来道:“好弟弟…我要了…快点我啊…”“噗滋…噗滋…”‮女男‬器撞击之声不绝于耳,古月蝉如痴如醉,舒服得把肥抬高前后扭摆着,以合我勇猛狠命的

 她已陷入情中,无限的舒、无限的喜悦“哎哟…好弟弟…好舒服…哼…好啊…姐姐好…随便你怎…怎么…我…我都无所谓…我的人…我的心都给你啦…死我啦…”

 古月蝉失魂般的娇嗲叹,粉脸频摆、媚眼如丝、秀发飞舞、香汗淋淋火点燃的情焰,促使她表出风的媚态,她完全沉溺在爱的快中,无论身心完全被我所征服了,古月蝉十足的狂喊,得有如发情的‮狗母‬,我满意地将大巴狠狠的着。

 “喔…死啦…舒服…好舒服…我要丢…丢了…”古月蝉双眉紧蹙、娇嗲如呢,极端的快使她魂飞神散,一股浓热的水从急涌而出。

 涌出水后依然紧紧套着大刚硬的巴,使我差点控制不住,我忍住的冲动,把古月蝉抱起后翻转她的体,要她四肢屈跪在地上。

 古月蝉柔顺的高高翘起那有如白瓷般、发出光泽而丰硕浑圆的大股,下狭长细小的沟暴无遗,淋的水使赤红的闪着晶莹亮光,古月蝉回头一瞥人的双眸,妩媚万状的凝望着我“好弟弟…你…你想怎样?”

 我在古月蝉的背后,用双手轻抚着她的肥“好翘的圆啊…”“哦…”古月蝉娇哼一声,柳眉一皱,双手抓紧单,原来我双手搭在她的肥上,将下半身用力一,‮硬坚‬的大巴从那后一举入她玉感的中。

 我整个人俯在古月蝉雪白的美背上,送着大巴,这般姿势使古月蝉想起了在街头上发情的狗,不火更加热炽。

 古月蝉纵情地前后扭晃肥合着,体不停的前后摆动,使得两颗丰硕肥大的房前后晃动着,甚为壮观,我左手伸前捏着古月蝉晃动不已的大房,右手则‮摸抚‬着她白晰细、柔软有的肥,我向前用力刺,她则竭力往后扭摆合。  m.YOmUxS.coM
上章 我的美母苏雅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