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美母苏雅琴 下章
第三十八章
 我感受着此时美妙的快,看着身前的货白君怡媚着眼睛看着他,我只觉的能征服眼前的‮妇少‬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想到一会儿还可玩她女儿,遂再也按捺不住,便用巴狠狠的一下下撞向白君怡那的花蕊上。

 直的白君怡疯了一般的回应叫着!待百来下后,我终是,将那一股股滚烫的浓全部都灌入了白君怡的子内。

 高后的白君怡此时如一滩烂泥般的趴在我怀中,腿‮体身‬仍是不断搐,断断续续的道:“坏蛋…今你…快死…人…人…人家了…”

 我双手抚着怀中女人的‮体身‬,也在回味刚才那美妙的滋味。此时的白君怡已经因为的过多而极其疲乏,随后我离开了白君怡的‮躯娇‬,来到了古月蝉身旁。

 此时的白君怡已经因为的过多而极其疲乏,随后我离开了白君怡的‮躯娇‬,来到了古月蝉身旁。

 此时的古月蝉挣扎着‮子身‬,下面的被林诗诗的手指进出着,而古月蝉因为双手被绑着,‮体身‬挣扎无用后,就躺在上默默地哭泣,心中惶惑至极,不知道接着自己的命运将会是什么。

 “老婆,我还要给古警官开苞呢,你的手指没破她的‮女处‬摸吧?”我对林诗诗说道。

 “开苞的事我肯定留给老公你来啊,嘻嘻,便宜你了,世上又要少一个‮女处‬了。”我笑了笑,上前很自然的搂住林诗诗的际,一只手按在股上摸个不停。

 “老公,你的手在干什么啊?”林诗诗笑着对我说道。我嘿嘿一笑,随后把手指伸向了林诗诗的股沟,林诗诗顿觉一股酥麻,急忙抓住了我的手道:“老公,你先去给古警官开苞吧?”

 我微微一愣道:“怎么了,老婆?”林诗诗笑道:“你的巴又长又,把我的都被你肿了,现在都有点疼呢!”

 听了林诗诗的话,我笑道:“谁叫老婆你那么人,让我保持不住,逮住机会肯定拼命的了。”

 林诗诗脸色一红,脸红红地低下了头去。看着林诗诗的样子,我温柔的搂住了她,一双手正在‮摸抚‬着她的美

 “讨厌,还在‮逗挑‬我。”林诗诗的声音如蚊蚋一般,隐约不可闻。我听了林诗诗的话,冲着她出一个笑脸道:“那好吧,这次就放过你了。”

 看着我转移了目标,林诗诗舒了一口气,心想在被的话,不知道她会不会被这大死?“你想干什么?不要过来。”

 古月蝉看着我的动作,好像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惊慌的大叫道。“呵呵,小美人,放心吧,我会好好的疼爱你的。”我嘿嘿一笑,看着古月蝉那人的样子,我再也忍不住了。

 扯开了警服中间的两个扣子,两个房立刻弹了出来,我忍不住惑,双手伸过去开始着那丰房,捏一会后,我扯下罩,我低下头把整个头含在嘴里

 之余,我把古月蝉的包‮裙短‬推到上,出‮丝蕾‬内,我忍不住的伸出手隔着内摸向古月蝉的,渐渐地,古月蝉的内了起来。

 我抬头看看古月蝉,她的脸上虽然仍有惊恐和愤怒,但脸色已经通红,呼吸也开始变得重起来,听起来更像是呻

 随后我撕掉了那条‮丝蕾‬内,没有了‮丝蕾‬内的束缚,我第一次看到周围没有,有些发楞,但是过了一会,从我看了很多‮片A‬的经验来看,古月蝉竟然是个白虎?

 这时古月蝉被我看的脸更加羞红,疯狂的挣扎着,结果更增加了我的望。“想不到还是个小白虎。”我笑道。随后我先用手指慢慢伸进古月蝉的

 在里面挖了一会,然后用舌头着她的蒂,并不时的用嘴含住,手也伸到上面捏着古月蝉已经发硬的头,古月蝉的头不停的摇摆着,呜的呻着,水越越多。

 看到差不多了,我扶着大巴来到了古月蝉的口,来回的‮擦摩‬着,古月蝉可能感到要失去贞洁,‮劲使‬的挣扎,在我看来则是的‮动扭‬着。

 我抓住古月蝉的巴向前用力一顶,大巴全部进了古月蝉柔软而润的内,入后我立即感到一阵温暖而且滑滑的感觉,而古月蝉发出了痛苦的声音,泪水慢慢地留了下来。

 我不管古月蝉是不是刚开苞,开始不断来回的送着大巴,古月蝉未经人道的紧紧的箍着我的巴,小内的包裹着我的巴,真的好舒服。

 而林诗诗也没闲着,她的双手不停的‮摸抚‬古月蝉那丰子,我感到古月蝉在我和林诗诗的双重攻击下,由一开始破瓜的痛苦表情,到现在好像开始适应了我的大巴。

 古月蝉在我的‮身下‬子前后的晃动着,慢慢的我的速度加快,而古月蝉的也紧紧的包着我的大巴,里面似乎有着极大的力,像嘴似的不断着我的头。

 一股极大的快冲上脑门,我像发了狂一样,不断的送着低头看着古月蝉的随着我的巴不断的翻进翻出,心里有着极大的成就感更有强女警的快

 “哦…古警官…你的好紧啊…夹的大巴好啊…”大巴被古月蝉的完完全全的包裹着,而里的更像是巴的到来似的动、盘旋着。

 “啊…不要了了啊…我死了…要被大死了…”“嘴里喊着不要,可是你下面的那张小嘴可是紧紧的着我的巴哦。”我一边着古月蝉的道。听了我的话,古月蝉不语。

 看着古月蝉这个样子,我低下头深深的含住古月蝉的头,用舌头在上面滚动着,或含或,有时也轻咬着它,这让古月蝉的深处涌出更多的水,而她的里的也更紧的夹着我的巴。

 “啊…不要在我的部…为什么有种奇怪的感觉…恩…不要在头了啊…恩…”我不理古月蝉,大巴在深深进古月蝉的时,我总不忘在她的子口磨几下。

 然后猛然的出了一大半,用巴在她的口磨磨,再狠狠的进去,而这让古月蝉出不知是舒服还是痛苦的表情,但从她水,我知道古月蝉被的很

 “喔…你的…真紧…夹得我舒服死了…太美了…能和你做…真…”“啊…恩…不要那么深啊…”古月蝉被我干得加大了她部扭摆的幅度。

 整个股狂扭的合着我摇个不停,温也一紧一松的着大巴,水一阵阵的从她的里倾出来,顺着她的单。

 “啊…对…好…”这时古月蝉的脸上竟然出了足的妖勾魂媚态,并不时的伸出舌头着她被火焚烧得燥的嘴,她‮动扭‬摇摆着股,用淋淋的紧紧的夹着大巴。

 慢慢品尝着我每一次干的磨擦所带来的美感,看着古月蝉微微皱着的眉头,媚眼半闭的恍惚表情,我忍不住的加快了的速度。

 “啊…太快了…”不一会,古月蝉的‮子身‬急促的‮动耸‬及颤抖着,媚眼紧闭、娇靥酡红、深处也颤颤的着我的头,我知道古月蝉了。

 体的刺让古月蝉陶醉在乐之中,看着她体微颤,媚眼微眯的人的视线,的样子,尤其在我身下婉转娇的她,雪白高耸柔房随着我的动而摇晃着,更使我火炽热的高烧着,我没让古月蝉有休息的时间,继续的干着她。

 “啊…大巴…要被死了…”这时的古月蝉,像天生似的,用‮腿双‬盘绕在我的背上,让她人的更形突出,也变得更加紧窄,雪白的股摇摆抛

 “啊…死我了了…又碰到人家的‮心花‬了…死姐姐了…大巴…”古月蝉股也不停的动着,更不时的将大巴深深咬进她的心里,辗磨着肥着她的‮心花‬转。

 “啊…大巴…我死了…大巴…干得我好…再用力…对…就这样…大巴又进人家的子里了…死我了了…真的死我了了…”

 大巴与古月蝉里的每磨擦一次,古月蝉的‮躯娇‬就会搐一下,而她每搐一下,里也会跟着紧夹一次,直到她里滚烫的水直冲着我的头。

 古月蝉的子口像一张小嘴似的含着我深深入的大巴,那种又暖又紧的感觉,让我感到无限的‮魂销‬,而此时的她只知道本能的抬高肥,把,再上

 “喔…大巴快死我了…小丈夫…死了…我要被你的大死了…好啊…不行了…我又忍不住了…我又要了…快…”

 渐渐的古月蝉的声音消失了,她又再次上的高得软绵绵的无力躺在上,而我也把大在她窄紧的里,享受着古月蝉里夹吻缩的滋味。

 一直等到古月蝉的不再动时,我解除了她双手的束缚,叫她趴在白君怡的身上。

 翘起的肥白丰股让我从古月蝉的股后面能看到她的粉红色的,我跪到古月蝉的身后,看着古月蝉曲线玲珑、秾纤适宜的优美线条部。

 我握着大巴在古月蝉股上的口上一顶时,古月蝉淡淡的桃红色、如圆环般的入口就会凹陷,旁边的壁也会同时牵动,因为有古月蝉水的帮助,我很顺利的就了进去。

 “啊…好啊…再快一点…”了几十下后,我拔出了巴,然后来到了白君怡的口,用力一顶,大巴就全部了进去。

 “喔…大巴哥哥…君怡死了…大巴…得君怡好啊…好厉害喔…得君怡死了…君怡会死在你的大巴下…君怡要你的大才会…”  M.yoMuXs.COm
上章 我的美母苏雅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