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妻心如刀 下章
第50章 替天行道
 之前小龚说到‮频视‬的事,说那‮频视‬的女主角身材很像林茜,我并没放在心上,我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会在到大厅电视墙上放,跟在我旁边的只有老A和老蔡。

 老蔡在后面忽然问“经理,这事儿不管吗?”他问的是我,我耸了一下肩没说话,公司经理可不是只有我一个,旁边这个老A就是其中之一。

 我为什么要跑出来作“坏人”看我没说话,老蔡就看了老A一眼没再吱声。

 这家伙嘴上说要制止,接着眼睛却一直在看下面,那楼下大厅里的电视墙夹带着一种不着调的烈背景音乐。

 大约是小龚后期加上去的,听着恢宏又让人想笑,就向在看南翔的挖掘机学校的广告,我跟老A一边走一边看下面电视墙上的情况,那‮频视‬里似乎能听到有在下雨的哗啦噪音。

 ‮频视‬:有点阴暗的房间里,墙壁上的白灰都有些剥落,一个穿着黑色丝袜高鞋的女人,‮腿双‬笔直的站在地上,上身趴伏在一张那种三十几块钱的摆地摊用的蓝色折叠桌上。

 因为股朝着屏幕的方向,看不到脸,只能看到她浑圆的部弧线,那股正中间,如开裆一样已撕出了一个大

 雪白的丘挤出来,中间那道粉裂中正赫然着一黑色的筯虬扎的子,这女人的形象就向一头被绑在祭台上被上了刀的生殉牲口,猛的看到这些我惊出一头冷汗。

 之前小龚说这个女人跟林茜很向,我也只是当作笑话,但这个时候看到,我却有点心跳加快。

 对林茜的‮体身‬我是非常熟悉的,‮频视‬中那女人的股跟林茜真的很向…说真的,如果我不是知道林茜最近根本没有出轨机会。

 那我肯定会以为这是林茜…我抹了一下头上的汗,身边的老A和老蔡目光都被吸引在楼下的‮大巨‬的电视墙上,并没留意到我。

 ‮频视‬中,跟这‮女美‬配对的男人,应该是蹲在桌子上的,因为视角关系我看不到他,但那在女人的丰圆的股中间的如祭祀铜长的黑色大在指示着他的坐标方向。

 那,正如进祭祀牲口的一样慢慢在往下面的丰腴股里用力的挤进去,有透明的体从那女人的道四周渗出,老A这时忽然说“这种形的女人会要人老命呀。

 这要是在过去进了皇宫,绝对能把皇帝搞短命的。”老A是个情场老手,六年前离了婚,成了钻石王老五,收入高、职位好、有房、有车,这些年骗了无数的想跟他结婚的女人上

 最近为了建立更广的人际关系,我跟他走得比较近,没少听他讲那些事。

 他甚至有个本事:隔着衣服能看出街上的女人是不是假的、还能从女人走路的样子看出股有没有酒窝。

 我没说话,老蔡则讪讪的笑,他这种人在上怎么样我是不知道的,但以这人畏畏缩缩的样子恐怕算不了什么上大丈夫。

 而我自己…林茜跟这个女人形很向,如果说这是“要人老命”型的,那我是心有体会的,星期五晚上在皇朝酒店跟林茜过结婚纪念,也算印证了这一点。

 我锻练‮体身‬这么久,又吃药补‮体身‬,却真的只能堪堪应付,虽然说最后让她足了,但我也是筋疲力尽才算达成的,所以对于老A的话,我心里是暗暗认同的。

 想未来一定要继续好好锻练‮体身‬加强体质,要不然真的不成,也在好奇‮频视‬中这个男人面对这样的女人,会是怎么样的。

 看电影,人总是希望看到影片主角很强大的电影,向《敢死队》、《超人》、《速度与情》这类英雄赏惩恶的牛电影往往票房都是极高的。

 我知道那女人不是林茜,所以心里比较放松在观看,那男人的一直在往下降,一直往下,最终到了底。

 因为屏幕的角度,我到这里也只能看到那个神秘男的股的最下面一部分门,它在室内的光下有点猩红,向个猴子的眼,似乎还长着几

 因为看不到他的头也看不到‮体身‬,所以我无端的有种奇怪的感觉…这不是个人,而是个被握在某个巫师手里的人茎作成的法器。

 红眼跟那‮女美‬笔直的黑丝‮腿双‬和雪白丰腴弹股叠合在一起,我总觉得,那似乎上面还有一只苍老骨节有力的手在握着那件‮大巨‬的法器,有种强烈的异样不适感。

 楼下的男同事们声音有点嘈杂,不知道在各种胡扯着什么,我们站在二楼的栏杆后面,老A赞了一声说“这男人真有本钱。”

 旁边的老蔡陪笑接了一句“好长。”我手搭在栏杆上“确实够威猛。”那男人往下了这么久才完,也确实够长了。

 人会羡慕那些有本钱的男人,就向游戏里,总喜欢搞一些‮大巨‬的兵器让人充值一样,什么屠龙,破天之类的顶级装备,往往都是好‮大巨‬的一把,也算是这种心理的写照。

 当然这个男人的‮体下‬如果算装备的话,大约应该是那种远古血源祭祀一类的极凶古神器装备吧。

 男人最向往的当然是拿最凶狠的武器征服世界,我看着这里,甚至有点热血的期待感,竟对这个男的有代入感。

 那红眼从屏幕的边缘消失不见,他拔起来的过程,也是个见证大长的过程。

 老蔡继续称赞男人茎长,老A这时却忽然回头跟我说“这女的怕是憋了很长一段时间没被足了。”

 “这种拍片的女的,能憋着?”老A说“这肯定不是岛国那种电影,拍摄角度太不专业,我看这大概是谁的自拍吧,现在有些夫会自拍了放到网上找‮趣情‬。”

 我只笑了笑没置可否,老蔡有点贼眉鼠眼的在旁边搭腔说“女的身材这么好!她老公倒是大方,拍出来给大家免费看。”

 老A嘿嘿一笑“我估计这不是夫,倒向是姘头。”“为什么?”老蔡问。

 老A‮头摇‬不说,然后看着我笑说“我估计这女的欠很久了,她老公绝对是没足她,这人就跑出来偷情了。”我有点心有所感“这身材,她老公也没多努力一点。”

 “也许她老公作了,她不喜欢呢。”老A素来对这种事有兴趣得很,看着楼下笑说“这种不安分的货。

 就算老公再努力她也不会足的,我碰到这种就会狠狠的替她老公教训她,让她知道天高地厚,这叫替天行道!”我裂嘴一笑。

 此时那男的茎已经拔了尽头,那个长度真的让人感叹,而我,除了热血的感觉外,也似乎似乎多了一份,惩恶罚的正义感。

 若有可能,我当然也想舞着长杀尽妇,楼下的同事们说话声音很嘈杂,肯定在发表着什么下的观点,如果这‮频视‬是放在2B站上,估计现在已经弹幕天飞各种666了。

 而电视墙上,那个男人第二次下去的速度比之前快一些,画面上那女人的双手张开紧紧的把着桌子的两边。

 能明显看到女人道口与结处迸出的透明体,我也再次看到了那半个带眼的大侠。“这男的是个高手啊。”老A带着一种欣赏高手的赞叹。

 我心里对那长长的东西也有几分敬仰,就是不知道这男人是谁,只看到半个眼,这大侠也是牛人物,居然能有如此神兵,在惩此祸国妇,也算为民除害!电视墙上的画面。

 那红眼叠加在那丰腴的股上并没急着起来,他虫般动了几下。

 那下面的丰腴股却似乎有点嫌慢了的感觉,不安分的‮动扭‬起来,就向一个被镇在宝塔下的千年妖女,挣扎着想挣破封印的桎梏。

 我心里恨恨的想:好一个人!男人黑色的青筯突起的再拔出来时,已经的都是水渍。

 就向一了血的诅咒祭器,在房间的灯光下,它泛着某种青铜般的金属光泽,就向蓄了力一样充肃杀之气。

 它刚刚是慢慢的拔出来,却猝不及防的猛下去,楼下的那些原本在嘈杂议论的男同事们,同时声并发出了几个不同又似乎有点统一的叫声“我草!”

 “狠!”而与此同时的,我似乎听到了那女人叫了一声“嗷~!”声音有点奇怪的熟悉感,我听得不是很真切,因为‮频视‬内容一直声音很小,加上有背景音乐的声音有点

 如果‮频视‬中的女的真的叫了,让我在二楼都能听到了,那她肯定是极大声的尖叫了一嗓,这些都只是一瞬间的事,其实我跟林茜上,从来没有听过她发出过太大的声音。

 她一直非常传统,作爱的时候总捂着嘴,顶多用鼻子哼一两声,觉得熟悉,也只是我的臆想罢了,以这‮频视‬的时间来讲,这不可能是林茜。

 环境也不对,最近几天我们这儿可根本没下过雨,我心下太平,甚至在想“妖妇,知道厉害了吗?”那电视墙上的男人,此时节奏突变,突然开始猛拔猛,动作干净利落,看得我血脉贲张。

 仿佛我也化身成了那个男人,在惩恶罚,我从来没想过看情片能有这种感觉,有种小时候看奥特曼打怪兽时的心跳,仿佛我自己正在‮频视‬中‮体身‬起伏。

 如赛马场上的那些骑士在随着奔跑的马一样,我能看到那个的女人,在这中,雪白的股上出现了汗水。

 女人把着桌子边的双手有点蜷曲,像一只想飞又飞不起来的大股天鹅,而她身后,那代表着正义的法器,在不断的起落。

 我心里在嘶叫:在外面找姘头跟人上的女人就应该这样收拾,我牛万丈,我在心里喊:收拾她!她!让她知道厉害!

 节奏越越快,根本不需要暂停,干她!干她!我在心里喊叫,人!女人包裹在黑丝中的浑圆的在这种中抖动着。

 就如那些老式手艺人在制作生鱼片时拍打待宰的活鱼,她的‮腿双‬都开始在发抖。

 我在心里吼叫,犯!不在家好好过生活,跑出来挨,让你还偷人!楼下的男同事在胡乱的叫,仿佛在组成人工弹幕。

 她!!我仿佛幻想着自己是万众瞩目中的英雄,在处罚着那个的不守妇道的妖妇。

 仿佛背后带着一展大旗写着“替天行道”这四个大字的骑士,我在奋力骑乘冲锋,大旗在着风招展,我在心里狂叫,老子要替天行道!跨下那女人似乎在嗯的哭。

 声音混在画面音中有点熟悉的感觉又有些听不太清,拌着那股啪啪啪的声音,她上身死死的贴在桌上,向个被我按在桌上拷问的犯人,我奋勇前进,冲锋不停。

 ‮频视‬节奏很快,一直到我看到那黑色的中,有白色的粘稠物挤得飙出来的时候,我还在猛冲之中,我听到楼下的人在惊呼“哦草!”“了!”“内!”

 “好J8狠!”我才发现,原来这位猛士已经了,真是猛士!就算他在的时候,也在来回的,就向一个致死还在朝敌人冲锋的勇将。

 “畅快!”“凶猛!”那大股在这种出中有点坚持不住的,‮体身‬挂在桌子上‮腿双‬象要跪倒在地上,我在心里‮奋兴‬的呐喊,去死吧,女人!“接受天惩吧!”

 “替天行道!”“代表正义处罚你!”‮频视‬在高的‮奋兴‬之中,那女人的腿半跪的往一边歪了一下,虽然她撑住了。

 但桌子还是歪了一下,一只小手突兀的从画面的上方伸下来,撑在那个黑丝包裹的大股上,五指陷进雪白中。

 这只是撑了一下,就收上去了,只是一瞬间的事,我却猛的呆住了,所有的幻想和激动一下都消失了,那面前的‮大巨‬电视墙上黑丝大股中间正在往外漏着白色的源

 我的脸色肯定有点发青,那只小黑手…那是谁的我咬牙切齿…“他妈的…这女的是谁!?”  m.YOmUxS.coM
上章 妻心如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