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妻心如刀 下章
第49章 结婚纪念日的礼物
 早上出门的时候,天气预报有雨,‮机手‬上的“订时提醒”告诉我:还有二十七天是我跟林茜的结婚纪念,我一直有把重要日子的提醒设在‮机手‬中的习惯。

 只是这一年的时间似乎发生了太多的事…上班时,我也一直在思考林茜的脸色问题,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上一次…下午下班前,林茜给我打来了电话,她跟同小区的几个女人在逛街买衣服,可能会买得比较晚,让我去‮南中‬商业街接她们。

 她跟这些邻居们的关系相当的不错,空闲了会帮她们当参谋,‮南中‬路接到她们的时候,一共有五个人,外面下雨,这时已经是晚上七点,林茜提议大家一起吃饭,几个人都同意。

 ‮南中‬这个地方我以前跟客户来过很多次,所以请她们去了附近的一家比较的叫海客来的烤鱼店,点了两份烤鱼和一些配菜,这一家的烤鱼不是用火烤的那种,而是一种火锅。

 两条大鱼的外皮被油炸得非常焦,里面很,配上麻辣火锅的汤汁,有一种油淋锅巴的焦酥口感。

 而且因为是火锅,可以加入很多东西煮,跟吃麻辣烫一样,这种吃法比较有趣,是很讨女生和小孩喜欢的。

 几个女人都对这火锅的吃法兴高彩烈,林茜在外面吃饭的时候,往往非常注意我,我坐在那里,她会给拿筷子,拿勺子,准备味碟等等的一切,基本上,我完全不用动。

 那几个女人,则会不时偷偷打量我,林茜在她们当中,显然很受推崇,所以她们也对林茜对我的态度很好奇,吃完饭回到小区时,刚好是小雨停顿下来的间隙。

 林茜要去其中一个女孩家拿衣服,而我另一个年纪王姓的比较大的女人在一号楼的走廊里等她们。

 小区里的路灯,照着小区里的绿色植物泛亮感觉很有静谧的气息,那女人忽然感慨了一句说“你子一定很爱你吧。”

 这女人是教唱歌的,说话时声音有点美声的回音感觉,我有些莫名,就笑了笑“怎么突然这样说呢?”女人靠在贴着水墨瓷砖的墙壁上很认真的说“吃饭的时候,她几乎一直在看你。

 那种眼神,怎么说呢…是一种看着自己爱人的眼神。”我笑“是不是真的呀。”她摆手说“真的,你平时没注意吗?”

 她说到这儿的时候,刚刚一起去拿衣服的几个人中有一个女孩回来了喊她,这位大姐就跟着她们一起去了。

 林茜回来找我的时候,一脸的‮奋兴‬,她看到我就说“刚刚王姐跟我说,我看着你的眼神是爱人的眼神呢。”然后她凑到我跟前对我说“我看着你的眼神是爱人的眼神吗?”

 我跟她往楼上去一边说“我不知道啊。”她却似乎是很‮奋兴‬。

 像发现了什么新‮陆大‬一样,外面在下着零星小雨,那些雨点,打在走廊的玻璃上,有笃、笃的声音,安静的让人心情很平静。

 她因为大姐的那句话,一直处在‮奋兴‬中,就向一个小孩子一样跟着我上上下下,总在问东问西,而我则在想一些问题,林茜真的那么爱我吗?最少,我知道…她现在想摆杨桃子。

 想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中去,而且我想我是爱她的,其实林茜的出轨,表面上看我没有责任,但仔细想想,我自己也是有问题的。

 结婚后,我其实很少真正的关注她的内心,这些年来为了升迁,我心思几乎全在事业上。

 常常加班不说,回家后也都在作工作上的事,跟她作爱的次数也相当的少,我并不是无能,却常常长时间的不跟她上,她几乎总在安慰我,却从不抱怨。

 夜里睡觉的时候,听着外面的雨声和身边她安静的呼吸声,我在想“如今的我事业上也算上了一个新台阶,家庭却反而出了问题,我应该重新收拾自己的生活,让一切回到原处。”

 我虽然并不是什么运动健将,但我的‮体身‬条件并不差,比杨桃子那绝对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作爱的事,我可以找很多房事上的资料来学习。

 杨桃子是个学历很低的人,我想只要我认真起来,想办法在这种事上强过他还是有自信的,第二天早上雨已经停了,只是到处都是的,我专门找了销售科的一个部门主管老方。

 老方年纪近四十岁,但身材保养得极好,他也是我们公司有名的几个健身达人。

 我找他帮我介绍一家健身会馆,他听说我找他帮忙是非常惊喜的,我虽然不是他的直接上司,但跟上面经理搞好关系,对他绝对是一种意外收获。

 下班后,他立即介绍了一家附近有名的健身会馆给我,那是一家离上班的地方很近的会馆。

 可以每天下班后去玩一会儿再回家,很方便,而且,据他说这家会馆的私人教练有两个在省级比赛得过冠亚军的,相当有水准。

 我接受了他的建议,并请了会馆的金牌私人教练帮我制定了一份二十五天的先期健身计划。

 我并没跟林茜说我报了健身班的事,期待着到时给她一个惊喜,煅炼‮体身‬是个非常枯燥的过程,但我并不是没有毅力的人,从开始的完全作不下来动作,到一周后,可以开始进行系统训练。

 到再两周后开始正规训练,我能感觉到体力在变得越来越强,‮体身‬在变得壮实,肌这个东西虽然短时间不能练出来。

 但体力则是明显在提升中,上班时的精神显然好得多,精力也变得更加充沛,林茜脸色虽仍然有淡淡的红色,但生活一直保持着原样。

 她的着装上也一直保持着我想要的样子,我想,她真的努力回归本来的生活,我更应该努力帮她。

 这段时间我跟她保持了一周两次的作爱频率,尝试着想减轻她脸色变红的情况,但并没有什么用,我仿佛在对抗着某种难以驱除的寄生类疱疹,似乎非常顽固,作用并不明显。

 林茜对我的努力,每次都很配合,她总是对我说,她很足,很开心,有时会很心疼我,叫我别太累了,但她的脸色却总让我无法放松下来。

 第二十天,下班回家,在玄关,林茜忽然问我“你买六味帝皇丸干什么?”

 她有点儿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有其它女人看上你吗?”她收拾家里的东西,显然发现了我买的一些补肾的‮物药‬,我“调理‮体身‬呀。”她有点脸红起来。

 “我觉得我平时有点亏欠你,所以想补尝一下你。”这天晚上她仍然睡,跟以前不同的是,她似乎非常想要,但我计划好了。

 所以拒绝了她,并对她提了要求,我说最后一个星期内,什么都不作,我到时给你一个惊喜,她很期待。

 挨到结婚纪念这一天,我提前在皇城酒店订了一间带有室内泳池的顶级套房,下班开车接了她,感觉跟我们恋爱的时候一样出发。

 我订了烛光晚餐,窗外,这一天晚上本市有民族风情街的活动,所以远处的天空不时有烟花升上天空,化作五彩的光。

 酒店套房内有室内游泳池,游泳的一半在天,一半在室内,在池子里游泳的时候同样能看到远处风情街的烟花在天空中爆开的炫丽和声音。

 我跟她祼泳在池子里看远处的烟花,感觉好的跟没结婚的时候一样,这天的晚上,在那张豪华的圆形的丽思卡上,我全力以赴,把我最近所有从书上学来的招数都用上了。

 这是我这些年来最龙虎猛的时候,林茜最开始的时候,还是很拘束,后来我得多了,她浑身是汗脸通红的看着我,带着一些吃惊和忍不住的表情。

 然后她开始需索得厉害,几乎不断的要作,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变化如此大。

 是不是最近憋了一段时间的原因,还是,她有点向发现了对手一样,非常‮奋兴‬,我努力的配合她,坦白说她变得有点可怕,这是种压力‮大巨‬的情况。

 我心中甚至有点在暗想杨桃子每次面对的她都这样的吗?不知道杨桃子是怎么应付得了她的,简直无法支撑,当然我不想放弃,我努力的坚持。

 这天晚上,我们一直折腾到十一点多,我连了三次,这是我最近几年的最高记录,最后我们相拥而卧,这家酒店的单用的是天然纱,睡在上面,肌肤会有滑润的触觉。

 我实在太累,在和她的拥抱中就睡过去了,第二早上,我醒的时候林茜已经去上班去了,‮机手‬上有她给我留的言“你个家伙,变得这么厉害。

 把老婆折腾得够呛的…都害我迟到了。”我坐起来,对我自己的表现还算是比较满意的。

 只是对未来跟她的生活心里有不少压力,我想我恐怕还需要坚持锻炼‮体身‬才行,而且心里也有几分忐忑。

 我总有一丝担心,是不是她为了让我开心,所以才骗我说她很足的,她以前也常常这样子,晚上下班后,她回来得有一点晚。

 我在房间里玩电脑,她忽然打电话让我下楼帮她拿东西,我下楼后,看到她在一楼的门廊跟一个比较眼的业主委员会的‮女美‬聊天。

 那女人回头看到我的时候,靠近她的耳朵说了一句“你老公来了哦。”‮女美‬走后,只剩下我们两个。“怎么突然买这么多东西干什么?”

 那地上几乎都是用土拔鼠袋子装的我喜欢吃的零食,另外还有很多我喜欢的正餐食材。

 林茜手上还拿着一个盒子递给我说“讨好你啊。”她这样笑“结婚纪念老公对我那么好,我都没给我老公准备什么礼物,补一个吧。”

 那盒子里居然是一只绿色的意大利歌诗达瓶船,这东西的造型我一直很想要,但本市比较少见,所以一直没买成,我拿着那东西看里面的船“呼,太有感觉了老婆!”

 她眯着眼瞟我“是不是真的呀,晚上老婆下厨,作你喜欢的红烧金介。”

 那个眼神风情万种,很美丽,但我却忽然有种惊愣,她有些不解的看着我“盯着我干什么?”我“没什么…”其实,我是忽然发现了她的一个变化…她的脸色变淡了。

 那种红色居然消退了,这是个让我很激动的发现,这可以说是我最近这些天来努力的最重要的目标。

 晚上吃过饭后,我坐在餐桌前还有些不敢相信的在想这件事,她这时在客厅穿着白色的裹装,蹲在地上摆家里的盆裁。

 那些东西还是从以前的家里带过来的,对于之前老总留下的那些花,她悉数都扔了,某种意义上讲,她只肯留下自己的东西。

 我从后面看着她,她雪白的部用一种惊人的弧线趴在那里,纤细的线和浑圆的股在白光下,是尤物这个词最好的解释。

 “家伙,老看着我干什么?”她回头看到我的时候说,语气平静而美好。

 她脸色中的粉红确实淡了,就向风过后的湖水,了无痕迹,是真的,第二天是周末,我几乎整整两天都跟她粘在一起。

 我们作了很多次,这是之前从没有过的事,心情也被放到了极端放松的感觉上,星期一,上班,感觉前所未有的好,就向心里的一切不快都被扫平了一样。

 这天,因为市府开《女子防‮力暴‬大会》,从早上开始全公司的女人都去市区的万达大礼堂参加会议了,连扫地的大妈都去了,说是教育她们要如何防止被侵。

 公司里只剩下男的,走进公司大楼就有种莫名的坠入男人国的感觉,当然对我来说,专注工作后一切都跟平常没分别。

 中午吃饭前,小龚突然一脸高兴的跑来找我,我那次拷‮频视‬给他之后,就很少再跟他讲话。

 当然工作区间不同,他也不是很容易见到我,他这时却‮奋兴‬跑到我的办公桌前凑到旁边偷偷说“你上次给的那个女神的‮频视‬,我找到一部新的了。”

 这时正是中午吃饭的时间,外面走道上很多人,忽然听到这个消息,我愣神了几秒“什么?”

 我心里想的是:难道上次我删掉的那个‮频视‬原件被他找到了!这可是要命的大事!我绝对不能让现有的生活再次被毁了!所以我瞪着他。

 但他接着说的话却很奇怪“我在网上找到了一部新的,昨天刚刚有人上传的那个女神的新片子!”“新的…?”我这样淡淡的说,心里却向海水一样在翻滚。

 他的脸‮奋兴‬的向朵花“要不要看?拷给你。”我这时却已经恢复了情绪“别开玩笑了,那个女主角还有新片子?”

 他脸上是得意“牛吧!”又伸长了一指头由衷赞叹的说“超级的!”我这时心里反而打消了疑惑“一边玩去吧。”

 我有我不相信的理由,不光是最近我跟林茜的情况很好,而且,林茜的上一部‮频视‬我处理过的,连脸都没有,根本不可能有人认出来是谁。

 他却说找到她的新‮频视‬,这完全就是在开玩笑,估计是另一个身材好的女人,他在我的鄙视中跑了,跟一阵风一样。

 吃午饭的时候,老A跟我同桌,老蔡则凑过来,他居然说他也办了一张健身卡,还跟我们在同一个会馆。

 反正多一个人聊这件事,我倒也不反感,吃饭的时候聊得倒是很开心,吃完饭后,三个人一起回办公室,公司大楼有两个入口,我走的是直通二楼的那个。

 不过从二楼的走廊栏杆可以直接看到一楼大厅的情况,因为今天公司里只有男的,小龚这个家伙此时居然在大厅电视墙上放情电影。

 那一楼此时已经有很多吃完饭回来的男同事在,我从二楼走过去的时候,就听到下面的他们一片的欢呼。“我,好!”  M.yOMuXs.coM
上章 妻心如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