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妻心如刀 下章
第51章 轮休(全书终)
 幻想中的我自己如何的牛去征服妇,眼前的却是我自己的女人正在别人下嘶叫,我只觉得头上的汗很凉,它一路到我的后脖子里向一只死灵的诡手。

 女人的双手张开死死的把着桌子的两边,修长的‮腿双‬几乎不住的发抖。

 那裂结处紧密的如同箭簇在骨头里一样,从它的四周却如渗血一样,漏出一圈白色的体,它慢慢的从四周不断的漏出来,就向一个正在渗血的裹尸袋子。

 我愣在那里,电视墙上接着放了什么我完全没看,身边的人也不知道在说什么,然后,忽然有人从门外跑进来大声叫嚷。

 大厅里的男人们跟猢狲一样惊叫散开,一些人飞快的拿拖把拖地,有人在捡烟头,电视墙上的东西被关掉了,抽烟散发的蓝雾在人们头上,跟冤魂一样纠不休。

 这些烟刚刚明明不觉得,此时却十分明显,有人拿扫把挥舞着扇风一样似乎想驱散这些。

 老蔡的声音已经溜出去老远了“开会的女人回来了啊…”老A在旁边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咱走吧,再呆着就不好了。”

 我有点木然的回自己的办公室,进门,有些事,我真的等不下去了,十分钟后我请了假,我打算回家找林茜,有些事我不能再忍下去了,我肯定那小黑手是杨桃子的,那么女人就必定是林茜无疑了,她又出轨了。

 已经没有什么原谅的意义了,这一天是星期一,按往常的工作习惯,林茜下午轮班会在家休息,我到家的时候,家空的,林茜还没回来,房间里透着整洁和熟悉的气息。

 搬到这里之后,说不出我自己有多高兴,这个时候却说不出的伤感,到书房,把上次林茜跟杨桃子在卧室里出轨的内容调了出来,中途给小龚打几次电话。

 我想问问他是在哪个网站下的‮频视‬,我打算下下来准备跟林茜把话讲清楚,他电话一直暂线,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这不重要,我已经打定主义了,还有些事要作,接着的时间,我在电脑上查杨桃子的工作记录。

 公司里有些软件我专门在家里作软件备份,这是个有点感的事,杨桃子的签到情况我是可以查得到,打开的最近一个月的表格上,显示着他这一个月一直在上班,签到良好。

 这个人似乎很是遵守纪律的那种老实人类型,几乎完全没有迟到早退的记录。

 我有些皱眉,靠坐在椅子上,将最近三周的签到表又看了两遍,他每天都在上班,没有旷工情况,那么他是怎么跟林茜在一起的?这就有点奇怪了…我在椅子上犹豫了一会儿。

 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林茜有没有可能…主动跑到千万里之外的工地去了?比如说,杨桃子没来,但是她主动跑到杨桃子那里去了!这是个惊心的想法…我突然开始发现自己有些可笑。

 我查杨桃子,可是并没有想过林茜是可以去找他的,虽然是千万里之外,但这个时代的火车很快。

 她完全可以早去晚回的!其实,这并不是什么特别难以想像的事,我觉得不是我想不到,而是我…不愿意这样想,但现在我必须搞明白,我在家里翻找出了林茜的‮份身‬证,包括‮行银‬卡和各种‮件证‬。

 家里的这些‮件证‬是集中放置的,我用她的‮份身‬证号登了网,查她名下的火车票购置情况,这些年高铁一直是国家对外主打的高科技名片,加上中东的某些绿教叔叔们喜欢搞爆破。

 所以买票检查的还是很严格的,没有本人‮份身‬证是很难上车的,但是我查了,没有…所有的购票软件居然都没有记录。

 最近两个月她完全没有买过火车票,这天下午,我查了很多我可能想到的事情,但忽然没有头绪,林茜还没回来,我不甘心的在家里仔细的找每一个角落。

 把可能找到的东西都全部找了一遍,没有找到任何珠丝马迹,只找到了那件淑女坊的雪纺裙,她居然还留着,上面的扣子居然也并没有补上。

 被很仔细的挂在我们的衣柜子里,开门就能看到,用布套罩得非常好。

 我之前并没留意这件衣服,但现在看起来,似乎每天我拿衣服我都在对着这个东西,很奇怪,但那之后,我也几乎没看到她穿过这一件裙子…心情浮燥不定。

 时间开始漫长得让人难受,理论上已经是林茜下班的时候了,她很可能已经在回家的路上,我坐在复式楼的一楼沙发上发呆,小龚这时忽然的打来了电话,我之前一直打不通他的电话,不知道在搞什么。

 “大哥,我就知道你要找我啊。”他接着有点得意的问:“是想找我要‮频视‬吧?”我没心情废话“发给我。”

 “已经上传到公司云盘上了,你到公司的…”我挂断电话,用‮机手‬登上去,小龚作这种事的时候总是格外的认真,云盘文件里除了‮频视‬甚至还有它的原发网站。

 那是一个叫作XX的海外‮频视‬网站,我查了一下,原发布时间是前天晚上一点半,也就是我结婚纪念那天住酒店的第二天夜里。

 “…”下载‮频视‬,这显然是私人自拍的,只有不到一百M的大小,跟普通看的那些‮VA‬完全没法比,‮机手‬下得很快,然后我坐在沙发上看。

 让我吃惊的是,那‮频视‬结尾的地方,那个东西进去的时候,居然并没有那只小手出来的镜头…我有些傻眼。

 难道我看错了?我一直坐在沙发上,看那个‮频视‬,反复的看,反复的看,那个黑色的东西反复的进去,白色的体溢出来,但是真的没有…林茜回来的时候我还坐在那里看‮频视‬。

 她在门口换鞋子,说“喔,我的老公在家呀。”她这样说我没作声,她没在意,换完鞋子后,把手里买的菜之类的东西拎进厨房。

 “我的黑王子(多类花卉)还没,今天晚一点吃饭哦。”我恩了一声,没说话,我一直坐在客厅沙发上,看那‮频视‬,她一直没来看我在看什么。

 她把头发扎了,把一楼厕所到大厅的地拖了一遍,然后到大厅阳台旁边那些多花卉,我坐在那里看她。

 她这一天穿着白色的丝质裹装,回家后她把外套了,但是‮身下‬还是丝袜,那种白色的丝袜,她趴在地上,给阳台的植物剪枝,我漫无目的坐在那里,看着阳光西照之下的她。

 人很美丽,作事的时候有种静物写生的美好感觉,就向一张画,但我却不知道从何说起,或是想说什么。

 我就这么越过‮机手‬看着她,她接着把花盆放到阳台窗上,趴在窗台上那些植物,我在看她,有些东西似乎又有点无法分辨了…我从后面把‮机手‬对着她拍。

 ‮机手‬屏幕里,是她雪白的丝袜包裹的圆润部,在阳光向一枚的果实,我觉得很向那‮频视‬中的样子,又觉得不一定就像,有时候这就向一个原本很熟悉的东西,你盯着看,看得久了就反而觉得陌生了。

 可我总觉得不对…她在那里专心的剪接植物的枝叶,并没有留意我,我‮机手‬拍着她,这时开始电量不足了,那屏幕中的她丰腴的部上一行字“‮机手‬电力不足,请充电”

 我坚持拍摄,桢数开始变得慢起来,一张一张的接着不久,那屏幕就猛一缩,然后又是一亮。

 她在屏幕中间就不停的抖动,我再按拍摄已经没反应,屏幕开始一亮一暗的快速闪烁,就向那股在颤抖,然后,猛的卡住了,她的部在屏幕中向被漂白了一样,然后越来越白,最后完全白了。

 白屏的那道亮起的光,大约持续了两三秒,‮机手‬就猛的一暗,彻底黑下去了,就向高过后的沉默,我把‮机手‬扔到沙发上,眼前的她还在阳光灿烂之中。

 那雪白的丝袜还完美的包裹着她的部,向个神圣的圣物。“老公,你在干什么啊?”她忽然回头,手里拿着挖土的小铲子。

 “没什么…”其实回来之前,我真的打算好,要质问她的,但现在却不知从何问起了。

 (全书终)  M.yOmuXs.coM
上章 妻心如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