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妻心如刀 下章
第47章 错位
 到家的时候,门是开着的,林茜正和三楼的两个中年妇女坐在客厅沙发上,林茜看样子在教她们用‮机手‬上的软件,林茜总是很有耐心。

 我妈妈关于‮机手‬软件的应用,基本都是她教会的,包括那些妈妈教堂要用的‮频视‬和歌曲都是她帮着搜的,软件应用方面的东西要教会老年人是很麻烦的。

 如果是让我教老妈用这些东西,我早就烦了,但她很耐得住子,所以妈妈常会说她才是她闺女,我不是她儿子,我穿过客厅的时候,她们三个人抬头看了我。

 林茜说“老公,饭在桌子上。”我这个时候真的没什么胃口“同事请客吃了点东西的。”她脸上有种孩子般的笑,冲我眨了一下眼“高兴点,老公,别那么大压力。”

 对我的情绪她总是很感,可能觉查到我的心情不好,我只能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勉强笑了一下,回书房时,听到其中一个女在后面对林茜说“你老公忙的啊。”

 林茜则在温声细语的安慰她说“他下班的时候是这样的。”然后她接着在教她们怎么用软件,我没再听了。

 生活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曾经的样子,林茜仍然是那个只爱我,只围着我转的女人的样子。

 对于林茜,如果她是真的想回头,真的主动要离开杨桃子,我想我不可能在这样的时候不帮她…只是眼前的事,让我有点头痛。

 坐在电脑桌前,闭着眼睛把‮体身‬尽量舒展开,说心里话,那个东西我真的一点也不想让别人看到,但不解决问题也不行…在回来路上我就想过,我得先看一下‮频视‬内容,如果非要拷给小龚他们。

 就得先把内容里处理一下,不留下什么蛛丝马迹的话,也许还能忍…电脑上入读卡器后,那个文件如我所料的并不是图片,而是‮频视‬。

 这更坚定了我的想法…这是我自己按错了键,因为我装了相机专用的软件,所以在东西被拷进去的同时,就已经显示为可播放文件。

 那‮频视‬播放的图标就向一只魔鬼在看着我,让我有些压抑,深呼吸了一下,然后点开,打开的第一瞬间声音极大,我没有防备就听到了极大的会议室内声音在热烈的说“恭喜你!”

 我的电脑声音其实开得并不大,谁知道居然这么响亮,与这些响亮的冠冕道贺的声音同时的是…我面前画面中,那个小男人黑瘦的尖削的股正抬得高高的。

 它猛的把那连在下的黑色的大J8,到他下面那女人雪白的‮腿双‬之间的中去。

 就算是在屏幕外面我都似乎能感觉到一震,我头上有冷汗,门外的林茜和门外的两个女人们被惊到了,其中一个“好大的声音啊?”

 我试了几下才把那个该死的‮频视‬暂停下来,手有点发抖的靠椅背上有些呼吸不畅的感觉,林茜温柔的声音这时传进来“老公你看开会的‮频视‬吗,声音小一点啊。”

 我长吐了口气,抑头靠在椅背上“…公司前几天开会的‮频视‬…”面前的‮频视‬画面定住了,那黑瘦小股正往上拔起来,白色的桃子正在惯性中向上甩起。

 而它的下方,那黑色的如同油井钻头的杆子显然已作好了再次入前的准备,林茜“老公声音小一点哦。”

 “…知道了…”我有些气,相机显然是把会议现场的声音录下来了,画面却是无声的,就好像某些语音跟内容完全错位的盗版电影。

 把音量调小,但毕竟不能真的都关了,我得修改这个鬼东西,不听一遍的话,怎么知道要改哪里。

 以前在大学里的时候学过一段时间的‮频视‬制作,只是我恐怕从来没想到,我有一天要去处理,这种我心爱的女人跟别人上的景象,我先闭着眼睛休息几秒…我必须咬牙处理它。

 这东西既然是拷给别人的,就不能留下什么蛛丝马迹,而小龚他们那些人对这些东西可算是阅片无数,没有什么内容也是不成的…这些念头在我的心里。

 来回的碰撞,让我矛盾而烦恼,这种情况比以前在学校里为了学业作的那些枯燥工程都要痛苦一万倍,心情平复呼吸略顺后,我用略抖的手重新点击开始播放。

 面前那可恶的黑色的大猛的下去,体撞击在一起,我仿佛听到了波的一声,我的手甚至惊得一抖。

 当然,耳边‮频视‬中却只有会议室里的各种严肃的讲话声“…公司除了以上的升职调动之外,同时有三位老总要调往总部。

 这标志着我们调整后的新机构将开始全新的运转,也意味着我们公司的一点三线战略…”

 门外的女人在小声的说“他平时在家也这么吵吗?”林茜微笑着说“没有啊,他这个人有时会把工作带回家来作,唉,我就是怕他压力大太累了…”

 那个老女人笑“这媳妇,可真会心疼人儿呀。”这是个可笑的下午,我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去形容我面对的这种局面。

 我要看的‮频视‬,声音是开会的现场语音各种严肃讲话和呈辞,画面却是林茜跟那个小挫子之间的苟且的场面。

 那个男人的长长的黑色茎,就在我的面前的屏幕里上下,它作的唯一的事,就是进下面的那个女人的体里,完成媾。

 旁边夹杂着那些会议场上的喜悦的说话声“恭喜!”“恭喜你!”“你这么年轻,却有这样的成就,真是了不起啊。”

 “十五年来,我第一次见到你这么有为的年青人…我耳边听着那些恭维的声音,眼前却是林茜从下面动情的伸出来抱住杨桃子的黑瘦背部的雪白双手。

 忍不住点暂停,画面卡在那个瞬间,息后点播放,它就又进去了,当我点击暂停,它就会停下,我一点开始,他就进去,仿佛我是上帝之手,可以终止一切。

 如造物主一般主宰着沉浮…能让一切开始和停止,这种主宰着一切的感觉让人有点恍惚。

 我甚至忽然有了一种臆想…我能不能改变这些?!可惜的是,我很快就发现,这是不可能的,无论我想怎么修改。

 我点击开始,那东西就会一下猛进去,下面的粉道口温柔的红皮随着它的入陷进去,我只能让它暂停下来,让它暂时不进去。

 无论我在画面上作什么修补,只要我一点播放,那恶的东西,就会直进我最心爱的女人最宝贵的地方,那雪白的股就会一阵颤抖。

 就向因果律一样,结果早就注定了,其实我阻止不了什么,我其实什么都阻止不了。

 就算我把它暂停到地老天荒,只要点播放所有的一切都会再继续,我向那些异能小说中误入到时间之中的人,以为能改变历史,但其实根本不能改变一切。

 也像那些拍穿越剧的剧组,只能拍出一部表面上似是而非的影视剧,其实到了结局的时候,什么都没改变,因为历史已经早已确定。

 我头拄在手上,头痛的思考之中,门外有人忽然轻轻的敲我的门,我只把书房门开了一道,是林茜“什么事?”

 她笑眯眯的说“老婆给你泡了杯蜜蜂荼,很消火哦。”说完她看着只开半边门逢的样子,偷偷的有点小淘气的问我“在干什么好事,不能让我看的吗?”

 她有的时候会很好奇,曾经问过我有没有私下看情电影,甚至想跟我看情电影,可笑的是那时我怕她学坏了各种拒绝了她。

 只在不久前,她还是看起来那么干净的一个人,最少我是真的没见过她看过那种东西(她‮机手‬里也从没有那种东西)她似乎是无师自通了某些本事。

 “公司的事…”我这样说,她看我不高兴,摆了一下手说“算了,你干活吧,放松点哦。”她从来不强迫要看我有什么秘密,从来不动我的电脑。

 结婚的时候她说要给我一些空间,免得我觉得她烦,她也是真的这样作的,我把那杯带着烟雾的热荼放在电脑边的桌上。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把这种事背着她,有些东西,似乎已经是一种本能,就向在我心里,她总是那个冰清玉洁的如同高岭之花的存在。

 我有些苦笑,就算这种小电影的女主角是她,我居然也在背着她,怕她学坏了…是的,女主角是她…我面前画面上的两具体卡在那里没动。

 当我点击开始时,两具体的对接就又开始了,而且速度越来越快,这是种枯燥的机械的行为,无趣的重复,只有与被

 但画面中的两具似乎不觉得无趣,我不知道它了多少下,如果,它旁边有个计量器,我想,那计量器的指数一定在飞快的攀升着。

 那肯定是个惊人的数字…有种麻木的痛感,门外的林茜已经回去在沙方边温言细语的跟别人说话。

 心中有种压抑的痛,我说不清楚,黑色的进白色的体之中,那粉道口有白色的浑浊体迸出来。

 就向黑色油田的‮大巨‬钻头,只不过跟油田不同,它冒出来的东西不是黑色的,而是白色的。

 它们被挤出来,一个她这样的追求者众多的‮女美‬,为何却愿意跟那种渣儿一般的男人那样,我难以理解。  M.yOMuXs.COm
上章 妻心如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