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妻心如刀 下章
第33章 蒸发
 天很黑仍然在下小雨,在这个白天都没有人的地方,正在上演我恶梦般的一幕。

 车窗外黑暗的细雨中,立着细腻雪白的体,她在细雨中被淋了,在白炽灯的光照下泛着水光像一匹无鞍的母马,她面前的杨桃子萎靡的向一个被晒焉了的茄子。

 “她早就准备好了,所以没有穿‮衣内‬…”我的心里有个声音在说,我的大脑思绪混乱,白色的母马抓住了杨桃子的领子向抓住了一只小羊。

 我好像在一个诡异不‮实真‬的梦魇里,看着一个女人正要‮暴强‬一个小男人…而那个女人是我美丽温柔的老婆…我的头脑一片的空白…女人急切的撕扯那个小男人身上的衣服。

 向一个落水后渴望救生圈的落水者,杨桃子身上的衣服被撕扯了个光,他干瘦的身板被按在柏油路面上。

 女人身趴在他旁边,急切的用手抓住了他‮身下‬的一样东西,用力的上下动,杨桃子双手抱着肩瑟瑟发抖。

 “她那天在这里发现了杨桃子才让我走的…她准备好了…我以为她真的心情变好了…”我的心向灌了铅一样又冷又沉。

 那黑色的小东西在她的手疯狂的上下捋动中变直,再慢慢的变长,向一个渐渐被拉长的影子,小男人躺在地上只是发抖,她的手忽然变得缓慢了,力量却似乎变大了很多。

 动着那变长的子,一下一下的向在挤牙膏,杨桃子发出了呻子的顶端变得越来越大,向被挤出的一个包。

 越挤越大,最后变得向一个鸭蛋…她的手法熟练的让我发冷…如果你看到自己的老婆正在强别人,我要怎么作…女人叉开‮腿双‬,扎马步一样跨在杨桃子瘦小的‮体身‬两边。

 那雪白的体因为角度逆光变成了一个黑色的剪影跟下面的杨桃子比起来向一座黑色的山。

 她的双手向后伸…修长的手指有种慢舞的节奏…慢慢的扒住了自己两边圆润的股,双手慢慢向两边分开…慢慢的把股向下放。

 两腿之间的两片东西最终抵在那个鸭蛋一样圆形的顶部上…我知道有很多女人出轨是因为感情,但是我的感情,我真的找不出来问题…圆润的黑影用力和把‮体身‬向下

 女人咬紧嘴漏出了“嗯~~~~!”的一声用力忍着的长哼。

 那声音中似乎是痛苦,她的‮体身‬却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那扒着股的两只手似乎更用力的抓紧向两边分开…下降…持续着…伴着她痛苦的鼻音。

 这让我有种错觉,那控制着她的心跟控制她的‮体身‬是两个不同的人…小男人忍不住发出了“吭哧!吭哧…”的声音,女人持续的叫着。

 因为逆光我只能看到那东西黑色子一样的影子孤立着,顶部的鸭蛋上却被泰山顶一般着一个‮大巨‬的圆形黑影。

 而两个一大一小的黑影接合的部位顶在一起…僵持着,伴随着小男人的呻跟女人痛苦的鼻音…时间仿佛永无止境…我要杀了杨桃子。

 如果故意出轨的人是林莤…她主动的跟这样一个崎形侏儒媾,甚至无法自拨…那么我怎么作…去杀了杨桃子吗…人都有把错误归结在第三者身上的习惯。

 我也一直希望是如此,我一直希望林莤是被迫的,不是自愿的…但是如果从头到尾都是林莤自己主动的…那我要拯救什么呢?

 我的眼前似乎在上演着一次天文现像,全食…那黑色的鸭蛋慢慢向食一样被上面的黑影渐渐食。

 从一个边,接着被食的部分在慢慢扩大…遂渐到小半圆…遂渐是半圆…女人大声的痛苦尖叫着却毫不停止,让人背脊发寒。

 那个鸭蛋慢慢的被食,最终整个消失在‮大巨‬的黑影中…寒夜的风进了我的眼睛,有泪冷冷的出来。

 如果从头到尾就是她主动的,她自己就是始作俑者,是出轨事件的起因…那我用什么来让她回到正轨上去。

 那个小男人仍然在息中,女人的‮体身‬猛的向下用力,动作果决的向一个剑术高手全力捅出的一刀,失去了鸭蛋的阻力,圆润的影子伴着轻微的声音,急速下降撞到小男人上发出噗的一声。

 小男人像被刺穿了一样发出了尖叫…女人没有顾忌,在小男人的尖叫中,她的股向滚珠一样慢慢碾动,碾死蚂蚁一样的伴着小男人的痛苦呻…那呻声仿佛是一道下酒的菜。

 树的叶子在风中轻轻的动,发出沙沙的声音,小雨打在她们的身上…泪在我的嘴里品不出来味道,其实我早就该觉悟了…却偏偏不能说服让自己放弃…车窗外…女人自顾自的疯狂。

 起伏着,陶醉着,尖叫着,美丽的向个天使,行为却向个野兽,我有说不出的恨,却不知道恨谁…直到现在我仍然希望一切不是这样,最少让我有挽回的可能。

 我不想离婚,也无法接受她作的事儿…小男人就这样被她着,在林莤反复的把他当自猥工具一样的疯狂着。

 风似乎变大了,黑暗中有落叶在雨中划进灯光中,掉在她的旁边,甚至能听到一些呼呼的风声,和更多树叶在下落的声音。

 女人在疯狂的继续中,这时发生了让人吃惊的事,那个小男人忽然筋一样的坐了起来,眼睛直直的瞪着那个骑在他身上的女人。

 因为着光我能看到他的眼神怨毒的向个地狱里的小鬼,女人被他的动作惊了一下,停住了,静止了…我想她疯够了,清醒了吗?女人停住了自己的‮体身‬。

 因为逆光我看不到她的表情,她不知在想什么,…不知道她还有多少可能会想到自己的家庭。

 安静,有风声,树叶落下的声音…她慢慢伸出手,扶住杨桃子骨瘦如柴的背,很讨好的‮摸抚‬他的脊背。

 我的心跟着她的手一起碎了,小男人短小的上身,坐直了头也只能到林莤的部,男人怨恨的目光最后视线落在她赤部上,他以前一直不敢直接玩她的部。

 刚才他的行为只怕是又怕又恨中的一种失去理智的行为,对于林莤现在的反映他自己可能也很吃惊。

 他犹豫的伸出双手一齐从下面托着她向大白桃子一样的房,他试探的看着林莤的反映,手一边从下向上慢慢托起。

 他的手太小房太大,房从他黑色的小手上举中滑落下来,抖动的向两个大白免。

 那是我曾经最宝贵的部分…林莤其实很讨厌别人碰她的部,我每次跟她作爱,刺多了,她就会把我推开,不肯让我继续。

 她总是这样,似乎很抗拒…我以为林莤会说些什么,但她只是‮摸抚‬着他的枝节突起的脊柱,我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是我觉得她可能在微笑…小男人黑色的干枯的小手开始仔细的捏那对白色的兔子。

 我的心在收紧…我知道林莤的部非常细软,虽然她常常拒绝我…小男人的手太小,握在头上时甚至盖不全她的晕。

 他的胆子似乎变大了,那洁白的部被那双干瘦的小黑手故意的从各种部位抓进去,房鼓起来向被恶意掐住的气球。

 小黑手陷在白色的软里,向捏在我的心脏上,有种深入骨的痛,女人的手一直扶着小男人干瘦的背,随着男人的玩,她的手顺着他畸形的脊骨慢慢‮摸抚‬,再向上轻抚他的秃头。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她似乎居然有些动情…小男人头跟林莤的平齐,他干瘪开裂的嘴在白色的房前面晃来晃去,让我有一种心惊的恐惧。

 我看不见林莤脸上的表情,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还是她什么都没想,只是在享受小男人在作的事…小男人这样作了一会儿,忽然停住了。

 就向回应我的担心,那干瘪的嘴猛的凑近面前圆滚的房开始起来…心有一种痛…其实我真没必要在意这种事了…心却真的很痛。

 林莤一直看着那个正在着她房的古怪婴儿,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能听到她重重的气声…她的双手在轻轻的‮摸抚‬着他那半秃的头和骨节突起干瘦的背。

 眼睛看着他在自己白口上的…她被雨浸了的皮肤上有一些细细的蒸气…她的‮体身‬似乎在男人的中发烫。

 那她为什么要抗拒我…那干瘪的嘴的越来越大力,从侧面能看到男人干瘪的脸颊因为用力而变得凹陷,在灯光的掠影下像一个黑坑。

 女人在这种中忍不住发出“哦…”的呻,杨桃子的头忽然猛的向后甩,他干瘪的嘴猛的从头上用力扯,在大气的作用下发出,波!的带着唾沫声的一响。

 “啊~~!”女人发出惊叫,丰部在空气中跳动,小男人的脸上出了恶心得意的笑,女人纤细修长的手指猛的抓紧杨桃子后脑上的发,将他再猛按回到自己坚房上。

 小男人干瘪恶心的嘴向鱼嘴一样伸长,准确的对在女人的头上,接着再用力,干瘪的脸上出现黑坑向个被尽空气的盘,再猛的向后扬头。

 “波!”的一声带着唾沫声扯,女人在这种用力中,猛的仰头张嘴,动情的发出“唔~~!”的声音,她停了很久没动的股,开始起伏,接着速度加快,发出抖的声音。

 雨变大了,在地上有滴哒的声音,有树叶子不隹的向下落,在这种寒冷的天气,而眼前那个女人的身上却在冒着白色的蒸气。

 她的‮体身‬似乎烫得向个火炉…女人的呻部击在上的声音,伴着那个老男人,发出波的一声,在黑夜中传出老远。

 我忽然有种冲动要把一切都结束,我猛的扯车门,发出卡的一声…场面出现了变故。  M.yoMuXs.COm
上章 妻心如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