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妻心如刀 下章
第27章 艾末末的电话
 空气中忽然有种非常冷的感觉,好像有什么正我背上吹气,冷嗖嗖的,我忍不住的向背后看了几次,没有东西。

 林莤的‮机手‬已经放下,她轻轻的‮摸抚‬着自己的‮体身‬从部向下到‮腹小‬,再从‮腹小‬到下面的黑色发,我心里有个苍老的问题…一切到底还有没有挽回的可能?

 我不知道在此之前她原本打算怎么玩杨桃子,但从她刚才一直忍耐着的样子,我只能想到“‮渴饥‬”这个词来形容她,这是我从来不曾想过的可又被用到她身上的词。

 林莤已经停止了动作在微笑,那个微笑看在我眼里却向一个恶魔一样‮力暴‬…我想有些事情终于还是要开始了,这之前被电话延迟了的花样。

 窗外的工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已经没有了声音,跟工厂停电了一样,周围忽然变得可怕的安静…我的心有些紧,向一头侍宰的牲口。

 虽然知道悲剧一定会降临,但是仍然忍不住害怕和担心…林莤的双手按在地上猛的用力…我的心跟着猛的紧。

 她却并没有向往常一样开始大肆的‮力暴‬的行为…而是慢慢的弯把头低下来对看着自己跟杨桃子的结合处…她的头一下子挡住了我的视线。

 我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看到她后脑上的发髻和她脖子后面白晰的皮肤,她黑色的散发随风轻拂。

 我只能看到她后脑上的蓝色蝴蝶节,却看不到她正在看的东西,她仔细的样子让我居然有些好奇。

 而林莤好像故作神秘一样,她的样子好像独自欣赏一下自己作出的得意的艺术品一样,不打算让别人看到…那种动作似乎古怪的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接着她的股缓缓的掘起,在这个过程中她轻声的发出“哦~哦~…”的唤声…股越抬越高…一直到她额前的散头搭在杨桃子的肚子上…才停住。

 她就那样翘着股定在那里…风很冷,我觉得她刚才一直在看那个刚刚在自己‮体身‬里的东西是怎样从自己的道里出来的…我不知道那个丑陋的黑东西有什么好看的。

 或者她仅仅只是在看那东西到底有多长…就向看某种魔术…对于男人来说也许最讨厌的就是女人对这种让自己自卑的东西感兴趣了。

 但是从她掘起的高度来说,我只能认为那是相当让我自卑的长度…我知道那上面必然黏了大块的白色,肮脏得向某个动物的脖子。

 而林莤在仔细的欣赏着那东西…那种态度向一个可恶的小孩,在故意戳你的痛处,在故意的卖关子,虽然你知道她在卖什么关子她藏的是什么,但是她仍然故意让你看不到。

 她的身上有汗似乎正在享受着某个过程,而我…却向个僵尸一样的冷…旁边的工地上忽然又很多人的声音,机器的声音等的一下子又嚣闹起来了。

 那些声音从四面八方过来,让我觉得自己好像正处在一个包围圈里,又好像正置身于一个天广场,周围的楼上跟地上站了观众,让人有种彷佛有很多人正在一起围观的错觉,而我却看不到他们。

 我能看到的只是眼前…林莤在看了那个东西数秒之后慢慢吐了口气…然后缓缓的把股向下放,这个过程中她仍然埋着头仔细的看着。

 不知道她是不是在看着那超长的东西怎么重新回自己的道里…那个速度仍然很慢很慢,这个过程我听到她不住的柔声发出“哦,嗯,啊噢,哈…”的呻声。

 那声音向她正在哄一个婴儿不哭一样,我猜她很享受这个过程是故意让这个过程缓慢的。

 我似乎能想像有杨桃子之前进去的体在这个过程只不断的挤出来,就向一注器,每次有体受不了强从两个人的合处的咬合中夺路面出的时候,我的心有种筯的疼。

 到她最后把那东西完全进体内,她慢慢的扬起头,她的脸上有种甜美的表情,我有种等不到火车时的焦燥和无可奈何,我想我是不是不要在这里坐着了…最少我该作点什么了。

 她的道口跟杨桃子的紧紧的接在一起,别的我什么都看不到…那合在一起来回动的两个东西向一个恶意的隐藏和卖

 这样磨了片刻之后,向一个恶意的恶作剧一样她又重新低下头,她的头又挡住了我的视线,她的股再次慢慢掘起来,这次略微快了一丁点儿。

 我听到她发出,"呵哦~”的声音伴着重重的气和重重的吐气,股又一次重亲掘到极限,这次她的头顶在了杨桃子的肚子上…似乎仍然用力。

 我知道杨桃子的头很大…而她…不知道是故意想拨掉还是…想看一下那个东西卡在自己‮体身‬里的样子。

 窗外远处的工地上的工人们开始大声的喊着号子,好像在拨河比赛一样…而我眼前的林莤正盯着那东西,再一次慢慢的向下坐…我绝望了。

 她再一次看着那东西从自己的道里进去,这次她速度要快一点,叫声也更大一些,有种哭的感觉,又向在故意撒娇,只是那撒娇的对像绝不会是我。

 也不像是对杨桃子…倒好像是对那长长的话儿…这种感觉应该很古怪就好像那个东西有‮立独‬生命一样…这样子让我有种说不出的恐惧感。

 她重重的坐在杨桃子的上…这之后她一直低着头一直这样看着自己的‮体下‬跟那话儿的结合处,她开始连续的慢慢升降,股上下的速度由慢到快。

 她的呻声很快的变得向在哭一样,声音也似乎越来越伤心,最后哭泣得象向一个伤心的孩子…周围大量的工人的号子声,我好像身处在剧院。

 我很古怪的向一个熘进了成人电影院里的年幼的小孩,看到一切只是不理解和恐惧,听着那些观众的尖叫声也只能害怕的想跑。

 在这个向被鬼咒了的时刻,旁边忽然有一阵尖锐的‮机手‬铃声响起,是那首尖锐的《美丽的坏女人》。

 林莤重重的出了口气,用力的坐下,她的烦很容易看出来…她停在那儿不动…‮机手‬的铃声坚持不停,她猛的欠身伸手把‮机手‬拿起来。

 看了一下来电号码,似乎发了一下愣我发现她深呼吸了两口气平息自己的气息,后用力的坐在杨桃子身上,使杨桃子完全不能动。

 我心中有些疑惑,这是谁的电话?就算是刚才她跟那个客人打电话,也没有这么小心的…她在铃声的间隙中把电话接通…娇笑着问“末末…怎么了,有事吗?”

 那笑的声音有些温暖让我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电话是艾末末的,这和我之前的想法差不多,她们是好朋友,艾末末肯定发现了我的情绪,所以要通知一下林莤注意吧!

 只不过这个电话晚了些…“你怎么还没回来?”艾末末的夹杂着些着急。

 “怎么了”林莤的两腿膝盖放下来住杨桃子的,这使得杨桃子的‮体身‬向一张被摊平的苍蝇纸被死了,使他完全没法子动。

 艾末末迟疑了一下儿说“…没什么…今天公司比较忙…”艾末末的声音顿了一下“…回来吧!”

 我原以为艾末末会跟林莤说我今天去找过她的事儿,但是她并没有提到,这让我有些苦笑。

 “好~!”林莤说这个词的时候喜欢嘟嘴撒娇,我知道她正在作这个表情,艾末末似乎叹了口气,声音低落“你最近怎么一请假就这么久…”

 “知道了,我下次不这样儿了…”林莤娇笑着说。“嗯…”艾末末的声音顿了一下“我今天不舒服…可能病了…想先回去,你快回来吧!”电话挂了。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只有窗口的白塑料在风中有轻轻的猎猎声,杨桃子的那个房间里也变得有点儿冷了。

 艾末末的电话显然让林莤很扫兴,她挂了电话之后,坐在杨桃子身上,愣了片刻之后,直接起身站了起来。

 那头向个瓶子一下子被拨掉了,发出嘣的一声,杨桃子跟着这一声发出了一声痛叫,但是没敢出大声。

 林莤体内的那些花白的体顺着她的腿向下…杨桃子一直在小心看着她的反应…他小心的爬到一边,一会儿回来,拿了一盒纸巾,并取了一张给林莤。

 林莤似乎在想问题没理他,杨桃子谄笑着说“我来帮你擦。”林莤白了他一眼,猛一把走他手里的纸。

 杨桃子赶快向后缩了两步,接着惊恐的看着林莤自己清理‮身下‬,当她需要纸的时候,就小心的爬过来把纸递给她,他似乎不敢再碰到林莤的手,小眼睛里有很多谨慎。  M.yOMuXs.Com
上章 妻心如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