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妻心如刀 下章
第17章 腥
 上午10我正烈的思想斗争中,这时林莤忽然打来了电话,我看到是她的号,起身到走廊里接电话。

 “老公,你现在能不能去火车站接一下呀?你妈妈来了,还有小姑跟她一起。”“她们怎么来了?”“来买东西呗,小姑的店子想添画妆品回去卖,婆婆是顺道过来买东西的。

 她们想要我下午陪她们去买东西,你要是有时间就要去接一下她们,在老火车站,要没时间就我自己去吧!我跟艾末末说一声就行了。”“那我去接她们吧。”我有些惊喜的说。

 “好,那你回来的时候别记得来接我,我下午请假陪她们。”这真的是个好消息,如果下午有人跟她一起的话是最好的,妈妈她们大概会住一天再走的。

 我立即开始行动,到老总办工室跟他说,我现在就出差去办事,他颇有些赞赏的说“好,马上就去,年青人要迅速。”

 我收好东西,走出公司大楼,外面阳光正灿烂,我松了一口气,给妈妈打了个电话,问了车次跟到站时间,赶紧开车去火车站,路上去‮行银‬顺便取了点钱。

 老婆中午也请了假,我接到妈妈跟小姑之后,去小家电城把老婆一起接了,顺道买菜再送他们回家。

 有家人跟老婆在一起最好了,这时大约是11点,我要赶火车,没有跟大家一起吃中饭,跟他们说公司有急事要早去就走了。

 紧急赶到火车站,时间正好,买好票,11点40上火车,在火车上我忽然想起跟林莤打个电话,结果她一直关机。

 这让我很是有些不…望着窗外飞退的风景发了会儿楞…大约过了10分钟后,她给我打过来了。

 “老公,有什么事吗?”她笑着说“我‮机手‬刚才没电了,回家后换了个电池,呵呵呵!”

 她这样笑着,我脑中似乎能看到她脸红扑扑的样子,我忽然有些生气跟她说:“一直带着‮机手‬,别关了。”

 “老公,有事吗?”“没有,只是问下你跟妈妈处的怎么样?”“放心了,老公,你老婆会处理好的。”“我有些东西想让你顺便买一下…”

 “哦,是什么?”“刚刚还记得…现在一时想不起来,一会儿想起来了…再跟你说吧。”“好嗷,一会儿记得打过来哦。”她撒娇的说。

 “记得别关机!”“好~我的老公。”我觉得心里有些放不下,火车离得越远,担心也越多,心里就越烦。

 我想我还是多打些电话给她吧,这样比较能让自己平静,中午12:30分,给林莤打‮机手‬,正在跟妈妈和小姑一起吃饭。

 饭桌能听到妈妈的笑声跟小姑正在聊什么,好像在商量买东西,13:30,打‮机手‬,林莤跟我说:已经去了一趟了,正在跟妈妈收拾买的东西,还要再去买一趟。

 另外问了一下我想买的东西想好了没,我犹豫了一下说“没有想起来算了,想起来再说,我只说晚上回去跟大家一起吃饭吧!让她准备下。”

 这当然只是权益之记,我到时候跟她说声加班,就成了,反正妈妈跟她在一起,她应了一声说“好,那我去买些菜作给你吃。”

 大约14:00的时候,她忽然打电话来说:“妈妈好像晚上坐九点半的火车,晚上一定要早点回来,大家一起吃晚饭。”我说“好,妈妈干嘛不坐明天的火车呢?这么赶?”

 “老公,我也这样说了,可小姑说店子没人急着要回家开店子。”

 其实我肯定是回不去,但我仔细想想,觉得可以六点半左右打电话回去圆一起谎,说火车晚点了,九点半才回来,这样跟她妈妈离开的时间刚好重合,到时我大不了再拖一个半小时。

 她知道我随时回来应该不敢出什么事。“老公,我们马上就出门了,要买东西了!”

 “好,路上小心点。”我放下心,到下午三点左右当时正在厂里作视查,这家厂长以前没调过来前跟我同办公室的,关系还是不错。

 这人工作不错就是人比较花,不停的有花边新闻,他人也比较放,有了女人就会跟我们说这女人如何。

 所以这个视查大家聊他那些‮妇情‬倒比工作多,反正这种任务,也只是拿到报表后大概,自己再根据厂长的说法加点自己的东西就算完事了。

 我们正聊着,这时厂长忽然接了个电话,走远一点去小声的聊听他的口气似乎是他的情人为了什么事正在跟他发飙。

 这时已经有四点了,我忽然想起来没有再打电话,于是又打了一个,很久都没有人接。

 一直都是盲音,我等到超过一分钟电话自动挂断后,又重打了一次,心说怎么没人接,这样反复两次后,才忽然瞥见我拨打的是家里的座机电话。

 我苦笑了一下,心说这种时候家里不可能有人的,我准备重新播打林莤的‮机手‬。

 这时电话居然有人接了,我本能的吓了一跳!把‮机手‬凑到耳朵上心说,谁这个时候还能在家里呢?那边忽然传来一声娇滴滴的长叫“老公~呀~~~~!”

 我吓了一跳,这声音准确是林莤无疑,只是忽然这样让人有些吃惊,她平时也爱跟我撒娇,但这时促不及防的还是吓我一跳。

 我有些吃惊的问道“你怎么了?怎么忽然叫这么大声?”“你干嘛要打座机嘛,老公~”她有些娇嗔的说“老婆都把‮机手‬带在身上了,你都不打…”

 她撒娇的声音变慢了一些。“好了,是我不好,直接点了快递捷键没留意…家里还好吗?”

 “当然好啊,能有什么事…”她回复了平时的语调,我问道“老婆,你怎么还在家里呢,妈妈呢?”“走到路口上,忘了带包,你藏得好地方,害我回来拿呀…”

 她似乎有点不高兴,接着,电话很糊,似乎要掉线,我喂了几声,老婆的声音又忽然传过来了“我临时回来…”说着电话就掉线了了。

 这种情况在用电话的时候其实很常见,我贴着耳朵,喂了几声,一直没有再传来声音,于是挂掉了。

 厂长还以跟人打电话,他抬眼望到了我,有些报赚的作了个手势,我无聊心说要不要现在跟林莤说一下,火车晚点的事儿,这样一会儿好扯谎一点儿,于是又播了一次。

 过了一会儿有人接了,忽然又挂掉了…我听着‮机手‬里的都都声有点奇怪,她生气了吗?我刚刚没说什么呀,她生什么气呢?那边的厂长还在继续,我又无聊连播了几次。

 没有人接,家里应该没人了,我叹了口气挂掉了,我接着厂长的带领下到处看了一圈。  m.YOmUxS.coM
上章 妻心如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