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妻心如刀 下章
第12章 真相与奇迹
 画面中看不到电视,应该是角度不在这边,但是这种亮度下‮频视‬已经清楚了很多,电视传来雄壮的战鼓声,有一个磁的男低间正在讲解。

 “约在公元3世纪中叶到4世纪初的十六国时期,就可能已开始出现马镫,最早是由蒙古古代北方地区游牧的鲜卑人发明的…”

 这明显是电视台在重播我前几天看过的千家讲坛节目,因为最近查他查得比较多,对这个节目的所有环节我十分熟悉,也知道节目的最近重播时间应该是今天上午。

 如果照此估计的话这应该是今天上午拍的东西了…我有些疑惑的看着‮频视‬上的画面,照说今天上午我家里没人哪!

 这是谁把电视打开了呢?而‮频视‬画面仍然被那三个蔚立不动的东西占了,完全看不到人。

 难道是有贼?我回到卧室到处看了一遍,老婆睡的向小猪一样,非常的,卧室里的一切都在原处,不像是有贼来的样子,没有被大肆翻动的痕迹。

 我又到家里放贵重物品的地方看了下,没有问题…我狐疑的回到电脑前面,重新仔细接着看‮频视‬,借着电视的光亮,仔细左看右看,忽然我发现了些东西,我的头轰的一下一片空白。

 我死死的盯着占了整个画面的那三样东西,有种灵魂离体而去的冰冷…我从上往下机械的一遍一遍的看着,越来越确信无疑…从上而下的三样东西是什么?

 我的泪水顺着脸慢慢的下来…上面那个向黑窝头一样的东西是…杨桃子的股…中间那个像白色桃心巧克力的…肯定是杨桃子的卵子。

 那么下面那个大的白色的东西是什么…我忽然有种虚的感觉,画面中的三样东西一动不动的定在那里。

 我心中苦楚,如果这是部电影,第一次我看了下集,第二次,我看了上集,那么这一次呢?那大的白色的馒头一样的东西在电视的侧面光照中现出美丽温柔的圆弧形。

 它分明就是一个我很熟悉的雪白的大股…我近似可笑的很在乎的辨别着那白色的卵子跟大白馍头之间的位置。

 光线很暗,但是我仍然能从中看出一个的状的东西…我好像憋在水中长时间没有出水面一样,出了口长气。

 这是已经进去以后的画面了吗?…不知道有没有摄下最后击的结果画面。

 那‮忍残‬的结果我逃了两次了,这次有了‮频视‬,是让我慢慢看吗?刚才在公司我一直以为的那个馒头中间的黑色,是什么?现在明白了那是一黑色的茎。

 而且从下面林莤的形来看,她的股是向下的,也就是说她是站在地上的。

 想想这个像机的角度应该很高,也就是说她是弯站在那里,杨桃子是在空中的…从空中进去的?…我上次看过的,他们得多辛苦,辛苦?我苦笑。

 从空中没有着力点,他是怎么进去的?我仔细的看着那三个叠在一起的东西。

 好像听到了我心中的疑问这时画面忽然开始震动,不!应该说是下面那个大股开始震动,带动了上面的两个东西一起动了。

 大白股上的肌开始活动,看样子她正在向前走,我听到一声遥控被踢走的声音。

 我知道了刚才为什么电视会亮了…她正在向电视的方向慢慢移动,相机的自动锁定摄像似乎起动了,所以画面越来越亮。

 正在行走的两半丰回来挫动着,那夹在股中间的火脖子显然使她的行走有了一些不便,我能看到有体正顺着火脖子跟她的合处滴下,那体在电视光的逆光下只能看到黑影,向一滴滴漏出的黑色机油。

 这三样东西在画面中的比例慢慢变小了一点,我可以看到他们比较完整的‮体身‬了…他们站在了电视的附近,在那五彩斑澜的电视光照下,我看到了什么。

 我不能相信我的眼睛…这时画面中的电视传来了战马的嘶鸣,磁的男低音解说着:“马镫的发明,就使骑兵的双脚有了强劲的支撑之点,使人与马连接为一体,使骑兵可以在马背上左右大幅度摆动,完成左劈右砍的军事动作,而不会因为失去平衡落马…”

 我哭无泪,这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吗…雪白的女人美丽的纤上挂着一幅红色的马镫…杨桃子的双脚正牢牢的穿套在脚镫上。

 这就是他可以挂在空中,并进去的原因吗?画面中的女人双手撑膝,掘着股立在那里。

 她回眸朝杨桃子一笑,我听到她得意的问“东西作得怎么样?”接着我听到杨桃子讨好的说“很利害。”

 “真的是太利害了…”我心中咬牙叹道…我依稀记得那天我看过的她的两张设计图,现在回想起来其中一个应该就是这个马镫吧!

 但是她把她隐藏了,为了怕我发现她多给我作了一条内…“那就让我看看能有多利害!”画面中的女人忽然冷冷道,她的态度犹如一个一直找不到对手而一直失望的无敌剑客。

 那旁边的电视里传来万马齐鸣的声音,男中音继续解说道“骑士在马镫的帮助下,可以发挥出惊人的冲击力…”电视里战鼓雷动,电视外,那瘦小的骑兵已经开始动了,仿佛誓死冲向千军万马中的孤骑。

 他双足镫紧,猛烈的向后甩动‮体身‬,茎在他的甩动下,刷的仿佛从水出的皮鞭,然后再猛烈的惯性之下,带着飞溅的水声刷的中。

 雪白的尻有如沉睡中的战鼓被重击,震擅不已,他身下的白色战马仰天发出了“啊~!”尖锐的惊叫。  m.YOmUxS.coM
上章 妻心如刀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