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妻心如刀 下章
第08章 不雅
 杨桃子的懦弱使他最终没能说出自己的想法,而林莤也在等待中发现了问题,她冷冷的瞪了杨桃子一眼,杨桃子好像被冰到了一样打了个哆嗦。

 林莤指了一下不远处,杨桃子如释种负低着头赶紧去搬了一个矮板凳过来。

 我似乎松了一口气,林莤她不可能同意跪下的,心绪高傲的她连我都不肯同意…我为我的猜测而有些开心,但是这又有什么好高兴的…我苦笑了一下,接着看屋内,我的眉头又皱起来了。

 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因为身高而不能得逞的小恶魔,借助仙女自己的指引得到了越过上帝制的道具。

 洁白丰韵的仙女又一次陷入了危机之中,杨桃子那‮大巨‬如桃的头晃悠了两下,轻轻的顶住了林莤那黑浓密的口,一滴晶莹的水汁被挤出挂在大外面,就向忠于我的最后一滴眼泪。

 在杨桃子那狰狞的头的对比下林莤的显得尤奇的细小,面前的两个人是如此的对比强烈,女人高挑丰白晰,男人婑小干瘪。

 高挑的女人道又窄又小,而矮小的男人茎又大又长,这样的两个人才是绝配吗?他们才是天作的一双吗?我的心中似乎有一条火龙在盘绕它让我觉得心和胃都在火中烧。

 女人回眸看着那丑怪的男子,奖励似的一笑,那站在板凳上的小老头竟然看得有些痴了,女人将部掘得更高,并向后伸出纤纤双手,林莤的手指很长,在学校的时候曾经给老师作过手模。

 现在这双美丽的手分别抓住了自己左右两边的丰,在细小的呻声中将雪白的股尽量用力向两边拉开,那粉红色的口在那双的牵扯下,被缓缓的拉开,尤如一张幼儿的嘴。

 那小嘴着口水,似乎正竭尽全力想要到她嘴里的大红桃子,可是嘴实在太小,而桃子实在太大了,杨桃子看着那个被自己用力征服的粉的小,眼中似乎闪过一丝‮奋兴‬的异光。

 扭曲的脸上布早衰的皱纹,他站在凳子上掂着脚扶着林莤的股向前用力杵,仿佛一个正在向自己孙女小嘴中硬入大桃子的恶老头。

 我看着他脸上的表情,猜测这个该死的家伙大概在想一些‮态变‬的念头,也许只有这个时候,那个女人才看不到他,这猥琐的朱儒才敢表出一丝的雄才有的征服

 他的‮体身‬因为用力而发抖,他的配对像,那个仙女般的女人仰头息着配合着他对她的‮力暴‬,那双纤纤的白手用力深深陷入了自己丰里,雪白的‮体身‬不住的发抖。

 难以忍耐的呻声,伴着大口的气,她雪白的背脊上已经布上了细密的汗珠。

 我的双手也紧张的握在一起,我开始担心林莤的‮体身‬,我甚至有些冲动的想,如果再过两分钟,他还是不进去,我就顾不得她的面子了。

 我要冲进去把她们两个分开,这必尽是我老婆,我真的开始担心,她受伤…杨桃子的茎上青筋暴起,已经到了最重要的关头,大量的水从林莤的道中挤出来。

 水顺着杨桃子的茎杆下,就向正在用“水钻”在水泥梁柱上打,那小小的口渐渐被撑成了一个整圆,就像一张因为吃惊而张圆的嘴。

 当那‮大巨‬的东西终于噗!被包含进去的时候,水无溅,我听到在场的三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那失去了支持物的口迅速收缩向嘴一样含住了杨桃子后面的茎杆,就向一张包着糖的小嘴,我心中的酸楚甚至是不是要回去帮她补一‮身下‬体,她毕竟是我的老婆。

 ‮体身‬坏了怎么办,下面的工作形始变得顺利了一些,男人那白桃子一样的卵蛋跟林莤之间的距离正在一微毫一微毫的缩短。

 我仿佛正在被补上上次因为迟到而没有看到的这段入戏,女人不住的着气,哦…拉长了声音尖叫,头越擡越高。

 当男人入了三分之一截之后,女人的双手松开了自己的股,修长的双手摸了摸股上自已刚才用力抓出来的印子,然后双手开始慢慢的来回按摸自己的大

 仿佛那东西真的正在被吃下去,她正在用手帮助消化一样,她身后的小男人掂着脚,用自己的‮体身‬作为重量向前继续进。

 女人叫声越来起高吭,细长的八杆子越来越少,她把一只手放到了自己平坦的‮腹小‬上按摸,然后两只手一起在‮腹小‬上来回‮摸抚‬,仿佛在安慰胎动的胎儿一样。

 最后八完全进去只剩下一陀大白卵蛋堵住了我的视线,仿佛一座门将想看热闹的客人挡在新娘新郎房外。

 杨桃子已经深深的跟我的老婆连在了一起!当我忽然从刚才的紧张担心中醒来并明白到这一点的时候心中有种说不出的酸楚。

 他那丑陋的双臂作势想抱住了我深爱的纤细的枝,老婆的身上我最爱的就是这个部位,我觉得她的细部的孤度有着完美的艺术灵魂。

 她并不是那种‮体身‬纤细的女人,但是却真的很细,杨桃子似乎跟我的眼光一样,他似乎也喜欢那完美的纤,不过他似乎很犹豫有点不敢随便碰林莤的

 “我紧不紧!”我忽然听到林莤有些得意的在问杨桃子,这是林莤第一次说话,这句话又一次刺中了我心里的痛,作为这整个过程的旁观者,我手指发白的握紧了手中的刀柄心里应答道“紧,太紧了!”

 那个被深深连在她股上的朱儒,心虚的收回了原本想要抱住她细的手,趴在她的股上献媚的道“紧!太紧了!”

 这算英雄所见略同吗?我痛苦的皱着眉想,关键时刻我忘掉了自己的屈辱,只在担心你的‮体身‬会受伤,你居然会得意的问这种问题!眼前的女人向后抖了抖股,颤了几颤。

 她是要他开始她吗?我心里想,杨桃子果然开始慢慢的出,女人带着一丝苦闷的慢慢哼叫“哈…”仿佛难掩某处空虚。

 杨桃子的椅子太矮了,他一直是在掂着脚用力,这时都能看到他脚在发抖,我猜他干不了多久了。

 果然,他慢慢了两回之后,脚一软,矮了一截,正在感觉上的女人慢慢的回了一下头,没说什么。

 杨桃子接着再掂脚,搞几下后,再脚软,女人再没回头,到第四次的时候,女人忽然向后一脚将杨桃子脚下的椅子踢开了。

 杨桃子向一个上吊的人被踢开了椅子一样,踉跄的掉到了地上,那被入女人体内的东西掉出来好大一截,黑黑的挂在两人的器之间油亮亮的向某种禽类生物的脖子。

 那一截就刚好是两人身高的距离吗?女人没有回头,只慢慢的说了一句“废物…”

 我看到杨桃子的头上在出汗,女人的手向后,抓住了杨桃子‮腿双‬,把他向上托高了一些,再掘起丰股慢慢的将杨桃子坐到了地上。

 低着头调整好姿势,两个人现在的姿势非常眼,我一下子想起上一回来的时候,一开始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那时,我还天真的以为他们还根本没开始,我还以为我老婆还没有被第二个男人进去过,我还以为她还是清白的。

 我怎么会想到--那堵住她口的白桃子后面会有那么长的一截恶的东西在她体内…我忽然想到刚才杨桃子从她股上掉下来时,那出来的一截恶心的东西。

 似乎回到了上次来时的第一幕的开始姿势,如果这是一场电影的话,上一次看到的只是下集,刚刚看到的就是上集吗?

 我的心越来越冷…她似乎总是喜欢把股对着杨桃子,她为什么老用这种姿势跟他媾,她从来不愿意跟我用这种姿势。

 这种很范的姿势会显得股十分‮大巨‬,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女人开始甩动股,锤在男人上发出啪啪的响,男人开始在她的锤击下不断的擡起上身呻

 “很快就要到男人击的一幕了吗?”我握着刀的手心里忽然冒出了冷汗,逃避会成为一种习惯,因为逃避最简单。

 如果‮忍残‬的终结一定会发生那么看不到能当作没有发生过吗?女人的股越甩越快,伴着啪!啪!声。

 我脑中回光反照一样出现她早上出门前抱着我抿嘴说话的样子“老公…我请假了,下午要早点回来哦!”室内那熟悉的天使脸上写了扭曲的望,她的呻声越来越大,忽然没有征兆的开始笑,我发抖的拄着刀从黑暗中踉跄的逃出去,屋子里的女人越笑声音越尖,越笑越疯狂。

 我在楼梯上疯狂的向下跑,那女人的声音追着我,越来越尖,当我跟进楼下的黑暗中的瞬间,我似乎听到楼上传来一声类似狗被人踹了的哀嚎声,然后就再也没有声音了。

 破楼外面的天居然晴了,阳光忽然很刺眼,这条快要废弃的街道上孤伶伶的只有我一个人。

 我忽然有种想躲到人群里的冲动,在路上发狂的奔跑,正午的街上完全没有人,我就向跑在一座死城里,一直跑到我想吐。

 这时已经是午饭的时间,路边的民房里不时传来的菜香…我站在那儿了会儿气,忽然在想还是回去吧!先回去吧!有什么话还是先好好说吧。

 我不停的查资料完成我的工作,我已经准备好了她不会太早回来的,忙碌可以让我的脑子不闲下来。

 我没有想到她会回得那么早,早得让我都怀疑刚才在那幢楼里看到的不是她…她手里拿着很多现成的食物跟水果一类的。

 还有那个装着拖鞋的白塑料提袋,她把那个提袋扔到了鞋架上,转身去吃的东西,我看了一眼那个袋子里面,有一件衣服…那件我送她的生日礼物,吃完中饭。

 我继续在书房里看书查资料,她把洗好的水果端进来放在我旁边的桌子上。

 我一直皱着眉,她看到我好像很烦,于是过来小心的跟我说“老公,怎么了?工作上不顺利吗?”我嗯了一声,没理她。

 她微笑着仿佛有阳光从她的脸上透出来道“好了,老公开心点儿,有老婆陪着你什么事儿都会作好的。”我们一起看以前没有看过的电影。

 不知道怎么的,那以前很想看的东西,现在看不下去,林莤在一边觉查到我没心思看电影,她握着我的手,有些疑问的看着我道“怎么了,老公不好看吗?”

 说着她忽然皱着鼻子一笑道“还是你想那个了…”我忽然想到了中午时,她跟杨桃子一开始用的背后势。

 我抱着她放到上,然后鲁的把她按爬在边上,我们曾经作过无数次爱,但是她一直很反感这种姿势,每次最会拼力的拒绝,就算作了,也非常勉强,往往很快就会叫我换姿势。

 她两腿直立在地上,我把她的上身上,她挣紮的很用力“老公,不用这种姿势,不用这种姿势…”

 “为什么?”她低头不说话,我继续她的子,她挣紮不过,我着她在她身上慢慢的碾,她最终有些犹豫了。

 “作一次行吗?”她的脸变得陀红,低头小声道:“好吧!”我慢慢的褪下她的子,一边问她,为什么不喜欢这个姿势。

 她浑圆的两腿之间,有一丝亮晶晶的东西,我用手轻轻的顺着她的沟壑‮摸抚‬,她向触电一样,浑身一瑟。

 “为什么不喜欢这个姿势?”我继续问她,她小声的说“我觉得不雅…”我一楞,她在我楞神的瞬间翻过身来,柔声跟我说“老公,我们还是用这个姿势好不好…”  M.YoMUxS.COm
上章 妻心如刀 下章